少雍

近期主产瑞金/雷安/凯柠凯 禁止任何形式转载。

讲讲废话

审核已经结束,通过的老师都是务必要按时交稿,不能跑路的。没有通过的老师,并非是作品不好,而是审查个人认为您不一定能按要求完成参稿。如果还是非常支持并且想参与活动的话,可以自行选取日期参加并打活动tag。最后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找审核组。还有没过的就是,人满了
@还债恒星宵 @余余余余昧。 

@yoyou不想喝中药 这个人想白嫖!!大家快去fo她日她使劲儿催更她!

【雷安/史密斯夫妇au】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也有例外(完)

概括:史密斯夫妇au

cp:雷狮x安迷修

分级:pg-13

前篇走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也有例外(3)


烂尾了真是非常对不起!

you哥我完结了!!! @yoyou不想喝中药 





互相帮忙收拾打理之后他们累得躺在一片废墟之中,雷狮觉得肚子实在空荡荡的有些难受,他俩去厨房里翻找有没有免于一死的食物。最后掏出来一瓶幸免于难的苹果醋和一盒榴莲千层。

 

雷狮一脸嫌弃的拿着这盒榴莲千层,安迷修摊开手说是他回来时邻居送过来的,他事先吃过一个,味道不错。于是他俩坐在一片被轰烂的沙发上,用缺口的玻璃杯喝着苹果醋,分享着一盒绵软的榴莲千层。

 

“一会儿你别亲我,味儿重。”

 

“搞得好像你不是一样。”雷狮像是灌酒一样灌下一大口苹果醋。

 

忽然,安迷修转过头问雷狮:“那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不是不记得?”

 

雷狮只是笑了笑,“7月23号”

 

安迷修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你也不是太混蛋。那结婚纪念日你去哪儿了。”

 

“哪一次?”

 

“先说说去年吧。”

 

雷狮指了指自己的左眼说:“去年在迈阿密,有几天我什么都看不清,不敢回来。”

 

安迷修只是愣了一会儿说:“……是你?”

 

“我那次被人从背后来了一枪,不过我穿的有防弹衣倒没什么大事。”

 

这回轮到雷狮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门口传来邻居妻子的声音:“安迷修先生,你们还好吗?我听到……”安迷修上前去打开大门,邻居夫妇正站在外面,还有几个警察围观。安迷修跟雷狮刚刚亲热过,两个人都是衣衫不整,看的门口的几人忍不住面色发红。

 

“当然,我们没什么问题。”狗男男相视一笑。

 

 

“所以,你们这是和好了?你不是说他连结婚纪念日都不记得吗?”凯莉感到十分无趣,或许她一开始就应该看明白所谓离婚只不过是人到中年婚姻自冷转暖的必要经过而已,只不过他俩的离婚方式要过激一点儿,要见血的那种。

 

好吧,连所谓的杀死对方说不定都只是调情而已,就跟“我爱你爱的想一口吃了你。”这种恶心人的告白没什么区别,搞得好像除了汉尼拔之外还有谁会真的做这么做一样。

 

雷狮显然对凯莉的反应感到不满,尤其是他在知道凯莉是一个劲儿怂恿安迷修离婚的那一派之后对这个女人的好感瞬间降低。但碍于安迷修的面子他不好发作。

 

雷狮身后跟着他的几个核心下属,而安迷修这方几个同事兼好友也一起来了。大家坐在一起,好像在搞什么重要的双方会谈一样。

 

“这是凯莉,这位是金,这位是紫堂幻。还有这位,你应该认识,格瑞。”安迷修一一为雷狮介绍他的朋友们,而雷狮沉默了一会儿,才问到:“所以你根本没把真正的好朋友带到婚礼上?”

 

安迷修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只一时语塞,只好摊开手说:“好吧其实大部分都只是清洁能源公司里的同事。”

 

这回轮到雷狮脸色变得晦涩不明了,而结婚这么多年安迷修一眼就能读出来雷狮为什么这个反应,他不敢置信的问:“你不会连父母都是假的吧?”

 

“我父母早没了。”雷狮抿了抿嘴,“群众演员而已。”

 

这回轮到安迷修发火了:“我居然傻到让抚养我的师父真的过来了?!”

 

雷狮只是回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我同意你的话。”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雷狮在同意他什么,接着被对面佩利的笑声提醒,他一锤桌子,水杯都跟着一颤:“雷狮你说我傻?”

 

凯莉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她是真的很爱看情侣互斗的戏码,管它是吵架还是打架。

 

接着雷狮猛的站起来,迅速凑过去在安迷修唇角印了一个吻。不得不说结婚多年的中年人脸皮就是厚,大庭广众之下做着初恋情侣才做的事情竟然一点都不脸红。安迷修的怒火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安抚了。

 

凯莉则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该死的恋爱的酸臭味,熏死她了。

 

>>>>> 

 

清晨时分,安迷修难得的没有早起。雷狮从他的脖子一寸寸吻下去,被安迷修一巴掌糊在脸上。雷狮将安迷修的手拿下来,在手背上咬了一口,留下一圈浅浅的牙印。他还想继续,被安迷修一把推开:“你留的印子够多了。放开我去做饭。”

 

雷狮看着安迷修背对着自己在镜子前穿衣服的背影,暗自回味起这次“复合”后的疯狂时刻,他俩滚的昏天黑地,连中途手机响都不理会。这种时候谁还会管工作呢?工作,同事,任务都什么的都去他的,爱情万岁,婚姻万岁。

 

安迷修走下楼梯,桌子上雷狮的手机响了似乎有一会儿了,当他走过去时电话已经挂了。他拿起手机,看见是卡米尔他们打来的电话,翻了翻记录之后他发现已经打过来几十通了,似乎有什么急事的样子。

 

这时雷狮也从卧室里出来,正站在二楼看着下面的安迷修说:“放心,我的手机没有什么是你不能看的。”就好像一个被妻子检查手机的坦荡又忠诚的丈夫那样,安迷修没有理会他的玩笑,他对雷狮说:“卡米尔给你打了几十通电话了。”

 

雷狮眼神一暗,下楼来接过电话,准备打回去时却发现有未读的简讯。

 

安迷修见雷狮拿过手机划了几下之后就站在原地一言不发,神情很是凝重。他皱了下眉头,凑过去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他心里一沉。

 

只见雷狮手上的手机屏幕里的短信上赫然写着。

 

“安迷修,36h。”名字是目标,36h是时限。

 

这条简讯是什么意思,他们两个都很清楚。安迷修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冲过去打开他的电脑,果然一条匿名邮件出现在他的邮箱里。

 

“雷狮,36h。”就像是约好了一样,连给的时限都分毫不差。

 

安迷修盯着屏幕上的邮件内容,雷狮凑过来看了一眼,短促地笑了一声,“忠诚测试呢,一群傻逼。”安迷修却不言语,雷狮被他的沉默弄得有些发毛。

 

“雷狮,我们在床上滚了多久?”安迷修突然问到。雷狮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假笑说:“你知道我的体力的,大概……一天多?”

 

“一天多。36小时。”

 

“他们想得美,我不会杀你的。”雷狮吐出嘴里叼着的牙签,将安迷修的脸扳过来让他看着自己,对方绿色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东西让雷狮心头一紧。

 

“我也不会,但是……”

 

他俩面面相觑,互相陷入了沉默。

 

打破沉默的是对着他们家大门来了一发的火箭筒。雷狮扑过去将安迷修牢牢按在身下,所幸逃过一劫。而他们家的大门就没那么幸运了,整扇门都被扎了个稀巴烂,可想而知如果他俩刚刚待在那里的话,现在说不定就是一对亡命鸳鸯了。

 

安迷修爬起来朝窗户外望去,一行人穿着特定的制服,一看就知道是来干什么的。雷狮跟在他旁边也朝外望了一眼,说:“现在干这行的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安迷修回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我们先去车库,”雷狮拉着安迷修的手朝侧门跑去,“我们需要一辆车,而且车库里有存货。”

 

安迷修瞪了他一眼,说:“全是谎言,你车库里居然还有存货?”

 

雷狮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安迷修“那当然,你不会以为你把我掏空了吧。”他暗示性的朝下看了看,安迷修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一巴掌糊在他背上。雷狮疼的抽了一口气:“你能不能轻点儿?我那里伤还没好!”

 

“可是我们只剩一辆当时运家具的货车了?!”安迷修突然想起来上次他俩打架各自报废了对方的车,早知道炸什么也不炸车了,现在连逃命都有问题。

 

雷狮率先冲进车库,一通翻找之后把所有能用的全扔进车里。他打开车门对安迷修喊了一句:“别他妈管那么多了我的小骑士,赶紧上车。”

 

“别那么叫我的代号!你这个混蛋。”

 

 

 

一辆载着夫夫二人的货车在一通猛烈的火力摧残下冲出了包围,在门口的公路上来了一个大漂移后迅速开走。如果不是现在还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刻而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以及那些紧闭的门窗,安迷修和雷狮会觉得整个社区无比的祥和宁静。

 

“看来邻居们都挺注重自身安全的。”他一边狠狠踩下油门试图与身后的两辆追杀他们的黑色车辆拉开距离,一边冲雷狮调侃到。但是显然雷狮觉得他这个玩笑傻逼透了。这时两个追杀者从其他车辆上跳进他们的后车厢,被雷狮一人一枪爆头。

 

“这么追下去不是办法。现在是敌众我寡。”雷狮抄起一把“玩具”,对安迷修说:“看你丈夫我怎么解决掉后面那几个弱鸡。”接着他爬到窗子上,对准最近的左后方车辆的驾驶室。

 

砰的一声枪响,第一辆车的驾驶员倒在驾驶座上,车辆也失控的飞出去打了几个转后撞在了路旁的树上。

 

“一杀!”雷狮朝着安迷修打了个响指。

 

接着安迷修猛的一转方向盘,把刚刚并上来的第二辆车狠狠撞飞出去,越过护栏飞进了海里。而雷狮也差点被他摔了出去。“安迷修你是不会开车吗?!我半个身子还在外面你注意下啊?!”

 

“一杀。”安迷修冲回过头的雷狮笑了笑,继续开车。

 

雷狮悻悻然坐下来,这时口袋里的电话响起,他看着那个号码,迟迟不肯接电话。最终在电话那头快要挂断时,他划开了接听键,同时打开了扩音。手机里传来的熟悉声音让他抿紧了双唇,那是一声惨叫,来自卡米尔。

 

“……你伪造的?”雷狮对电话那头说,一把沉稳的男性声音通过话筒传过来,“当然是真的。”

 

雷狮只是将手机狠狠砸出窗外。

 

“那是谁?”安迷修问了一句。然后想了想说:“我记得你家是家族产业来着?”雷狮摇了摇头,一言不发。

 

而安迷修这头,凯莉等人的电话也一个都打不通。最后格瑞的电话响起时,那头传来格瑞带着痛苦的声音:“不用管我们。”

 

安迷修一拳头砸在方向盘上。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而随后后视镜里出现的十几辆跟之前相同的车辆则把他们堵在了这条海滨公路上。

 

雷狮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并不点燃——安迷修不喜欢他抽烟。他对安迷修说:“其实,我觉得你做饭一直很好吃。”

 

安迷修只是使劲踩下油门,但是油箱里的剩余油量似乎也在向他们宣告着他们已是穷途末路。

忽然他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雷狮眼睛,慢慢地、用很平常的语气对雷狮说:“如果要死的话,我们一起。”就好像平日里再普通不过的告白一样。

 

接着他们交换了最后一个吻,并不缠绵,也没有深入,只是想初恋的情侣们那样浅尝辄止,互相摩挲着对方的嘴唇。

 

一辆货车在追杀者们眼中冲出护栏飞向大海,并在落入海中之前爆炸。

 

>>>>> 

卡米尔等人被组织派来的人压到现场。背后的两位boss正在互相假惺惺的寒暄。他听见那把让他从小到大都很恐惧的声音笑着问他,居然有胆子泄密,随即又嘲讽到,可惜雷狮命不好,几十通电话一通都没接到。

 

卡米尔看着眼前被打捞上来的残害和看不出原样的浮肿尸体,暗自握紧了拳头。他抬头,那一边的凯莉被狠狠扇了一巴掌,整个头被打偏过去,漂亮的脸上一片红肿,眼底却是没有丝毫情绪泄露。似乎是注意到卡米尔在看她,凯莉抬起头,跟卡米尔隔着人群和尸体对望。

 

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相同的心思。

 

几年之后,两大组织发生重大变故,高层大换血,之前的所有领导阶层统统死于非命。

 

>>>>> 

 

六年后,杭州。

 

“那么,两位先生请为夫夫感情打一个分数吧”咨询师李女士笑着对她面前的两人说,这不是她第一次接待同性伴侣了,不过一看就是外国人的同行伴侣她还是第一次见,但是她有信心为对方排忧解难

 

然而事情发展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两个长相都十分帅气的男人相视一笑。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十分。”


END❤


啊总算是完结了,没有想到这个连载会被大家喜欢,十分感谢各位的红心蓝手和评论了!全文加上被删的车大概2W字多一点,每天大概四千字更新。没想到能这么快写完,非常感谢大家的认可与支持!


我们下一篇再见啦。

ojbk我找到cp了@落樱飞絮 
感谢大家!

大噶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句子或者歌词哇求推荐,我找找灵感。

因为真的很喜欢太太的文,就斗胆抄了一部分,字不好看希望太太不要嫌弃。太太的文字有一种夏日风过原野的感觉,真的很美。悄悄@雷安卫星 太太

【雷安/史密斯夫妇au】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也有例外(3)

概括:史密斯夫妇au

cp:雷狮x安迷修

分级:pg-13

前篇走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也有例外(1)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也有例外(2)

you哥对不起我还是没完结它 @yoyou不想喝中药 







>>>>>> 

 

“骑士先生现在终于明白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啦?”凯莉看着脸色极差的安迷修笑出了声,而金跟紫堂幻则在帮安迷修处理身上崩开的伤口。

 

“这是怎么啦?你们终于走到家暴这一步了?”魔女戳了戳安迷修刚刚包扎好的肩头,疼痛使得教养良好的绅士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凯莉眼珠子一转,接着笑着说:“哦不,不叫家暴,你俩都已经到了要杀了对方的地步了。”

 

安迷修只是沉默着,把脸埋进了手里。良久,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来。

 

“我一定要跟他离婚。”安迷修似乎颇为疲惫,他慢慢闭上了双眼,被丈夫欺骗了六年的挫败感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从空中坠落一样的无力。

 

凯莉眼睛一亮,终于等到了这句话:“对!你就应该告他家暴,把他扫地出门,让他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拿不到。”星月魔女似乎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心情愉快的塞给安迷修一根棒棒糖,然后对他说:“我们这就去帮你请律师。放心,有本小姐出马,他非得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不可。”

 

 

 

 

雷狮在手下们惊恐的目光中狠狠摔上大门,此时即使是卡米尔也不敢上去多问。

 

他们只好看着老大一个人坐在沙发正中央沉默不语,只有黑如碳的脸色跟室内由他周身散发出的极低的气压向所有人宣告他还在气头上。

 

良久的沉默之后,雷狮眼中的暴风雪终于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封。他转头对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一众属下们说:“我被骗了六年。”

 

没有人敢接话,雷狮嗤笑了一声,不知道是在嘲笑谁。

 

“他居然还要跟我离婚。”他目光扫过之处一片寂静,只有佩利还眼巴巴的望着周围的人们,不懂为什么老大讲话没有人却接。

 

最后是卡米尔扛不住众人的眼神乞求,他硬着头皮站起来,向雷狮提议说:“大哥……你可以试试去找大嫂再好好谈谈,用和平一点的方式。”

 

雷狮想了想,决定再给他丈夫一次机会。

 

 

 

这边安迷修他们还在商量离婚的事情,好吧更多的是凯莉在说,紫堂幻在劝,金跟格瑞坐在一边时不时提提意见。金一会儿觉得凯莉说的有理必须离婚,一会儿又觉得紫堂幻说的不错,还是先和好再说。最后还是格瑞看不下去,把金带走保养武器,免得他在这儿添乱。

 

而他俩路过监视器时,金瞄了一眼之后冲安迷修叫到,“那个大骗子来找你啦!”

 

安迷修冲到监视器前,果然看见了西装笔挺的雷狮正在电梯里整着领带。

 

雷狮理了理自己打的并不太好看的领带,想念起自己丈夫每天早上给自己挑领带打领带的一条龙服务。这时安迷修的声音从电梯的监视器旁传了过来。

 

“你居然敢一个人来见我?”

 

雷狮闻声抬头看向监视器,安迷修能清楚地看到他丈夫脸上轻蔑的微笑,这让他一阵火大。接着他听到雷狮冲着监视器轻笑出声,说:“我来找你谈谈,咱们不离婚行不行。”

 

“我敢打赌,如果离了婚,除了我你再没有第二个适合的结婚对象。”雷狮用笃定的语气对着监控录像一字一句的说到,他对他所讲的内容十分自信。而安迷修捂着伤口感到一阵气结。

 

“雷狮,你这个混蛋,你骗了我六年,还指望我不跟你离婚?”

 

“说到骗人,你不也骗了我六年。彼此彼此,安迷修。”

 

“你跟我说你是个收藏家,普通人。我为了你当普通人当了六年,连不会做的饭我都学会了。而你他妈的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安迷修想起自己初次做饭时的手忙脚乱,就感到一阵心塞。

 

“是吗,清洁能源公司的CEO。你还跟我说你跟你妈妈学了做饭,但我不得不说刚开始时真的有够难吃。”雷狮脸上露出社交用的假笑,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让安迷修感到怒从心头起。

 

“难吃?很好,原来你连这都是骗我的。雷狮你真的是混蛋。”

 

“我要是个混蛋(jerk)那你就是个婊子(bitch),咱们半斤八两。”

 

凯莉实在看不下去这俩人幼稚的吵架,她试着提醒安迷修,要么放雷狮进来,要么让他赶紧滚蛋。

 

而安迷修选择让雷狮滚蛋。

 

“雷狮,我不管你今天来干嘛的,但我今天根本不想跟你说话。”

 

“你几个小时之前还想杀了我现在这么快就不想见我了?”雷狮挑起眉毛,显然不肯退让一步,他今天非得见到安迷修。

 

安迷修只觉得心脏重重一抽,他咬了下嘴唇几乎是咬牙切齿将字句弹出嘴边:“我发誓我没想杀了你。不然你早就死了。”

 

雷狮当然知道安迷修没想杀他,不然在家里时飞来的就不是三把飞刀,而是三颗子弹了,随便一颗都可能要了他的命。但他得找点话拖延时间,他看了一眼电梯,马上就要到安迷修的楼层了。

 

但是安迷修却被他的沉默伤到了,他以为雷狮认定了自己想要杀他。他激动地在监视器前猛的站起,撞到了一旁围观的凯莉。“我现在给你五秒钟,你再不走这里的炸药……”

 

然后他惊恐的看到被撞倒的凯莉一把扯住金的袖子,而金快要摔倒在地时格瑞冲过去想要一把借接住金发的小个子,而紫堂幻却来不及躲闪,被金撞到后退几步,胳膊肘摁上了按钮。

 

紧接着轰的一声,电梯爆炸了。

 

安迷修顿时像发了疯一样朝门外冲去,只留下被迫闯了祸的四人在一片沉默之中面面相觑。

 

而当安迷修站在爆炸的电梯前时,他脸色灰败,绿色的眼中带着隐约泪光。从楼梯上跑下来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刚刚思绪才渐渐回到脑海。他在废墟前慢慢蹲下,双手扣在一起放在捂住嘴巴,悲痛的呜咽出声。

 

雷狮在他身后不远处,看着安迷修颤抖的背影,低垂下眼皮转身离开,同时收起了手中的干扰芯片。他给帕洛斯他们打了个电话:“准备一下离婚纪念品吧。”

 

 

>>>>>> 

 

安迷修再次见到他死于爆炸中的丈夫是在一家餐厅中。他们当年结婚酒席就是在这儿办的。而六年之后时过境迁,再次坐在这里时到让他有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无力感。

 

音乐响起,三三两两的舞者滑进舞池中央,而雷狮还没有来。安迷修觉得他应该找点事打发时间,而不是像个要离婚的怨妇一样坐在原地等他迟到的混账丈夫,于是他转身邀请了一位娇小美丽的女士,两人双双进入舞池。

 

雷狮要是知道自己特地姗姗来迟的结果就是看着他的丈夫搂着别的女人的腰跳舞的话,他一定不会来这么晚,而是提前二十分钟把安迷修堵在座位上。

 

等一曲结束时,安迷修也看见了座位上的雷狮,他跟女士告别,转身朝座位走去。

 

坐下来时他看见了雷狮怪异的眼神,于是他朝雷狮笑了笑,说:“好多年不跳有些生疏。”

 

雷狮则是塞了一肚子的火气,“所以,”他端起酒杯晃了晃,仿佛下一秒就要把酒泼在安迷修高级定制的西装上。“你跟我说你不会跳舞就跟你说你不会射击一样是在骗我的?”

 

“这很好,安迷修。”雷狮的这句话突然触动了安迷修的一根神经,他猛的站起身一把想要一把抓住雷狮放在桌面上的手。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二楼传来的爆炸声让人群陷入了一片混乱。

 

“雷狮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雷狮只是将遥控器收回口袋里,好整以暇地对安迷修说:“喜欢我这个离婚礼物吗?”

 

安迷修一把推开他,三步并作两步混入了慌乱的人群之中,雷狮赶紧在后面追了上去,然而拥挤的混乱人流却把他俩冲散开来。

 

电话声传来,雷狮划开接听键,卡米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雷狮露出一个气急败坏的笑容,对电话那头的卡米尔他们说:“先不回来了,他不喜欢我的离婚礼物,我现在得赶着回家离婚。”

 

 

当雷狮回到已经被搬空了的家之前,他从来没觉得回家是如此艰难的一件事。所有的门都被安迷修锁死了,他知道翻越带着荆棘的栅栏,一头栽进灌木丛里。

 

雷狮深知敌明我暗的套路,决定不跟安迷修正面硬怼。他小心翼翼的匍匐前进,借着黑夜将自己隐藏起来。他先是检查了一下大门,很好,被锁死了。再检查了一下侧门和窗户,很好,也都被锁死了。最后没有办法他只得翻身上了二楼阳台,敲开落地窗进了自己的卧室。卧室墙上挂着他俩新婚合影,一切仿佛在昨日。

 

接着猛烈的火力将墙上的合影的玻璃框打的粉碎,雷狮狼狈的就地一滚,躲过了第一波进攻。黑夜中他看见安迷修端着冲锋枪占在门口,对方温和的声音传来,“亲爱的,你死了吗?”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那声音听起来更像是死神索命。

 

雷狮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瞄准了安迷修的肩膀,然后。

 

干净利落的射击。

 

接着他也不管射没射中,趁着安迷修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肩膀时,他一侧身从卧室门口溜了出去。他深知他身上现在的武器装备不足以在斗争中站上风,他需要去书房拿他的收藏。

 

雷狮直接溜进了书房,一楼的灯全亮着。他取出第三个书架上第四层从左往右数第一本书,接着书架自动挪开,露出后面的暗格。雷狮心满意足的将里面的火箭筒拿了出来。

 

接着下一秒就被爆炸的热浪掀飞出去,他又听见安迷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你还活着吗亲爱的?”

 

当安迷修走到书房门口时,看到的就是倒在地上浑身血污,一动不动的雷狮。他的心脏抽疼了一下,声音也忍不住放软。

 

“雷狮你,你还活着吗?”

 

回答他的是火箭筒正面打出的一炮,安迷修即使转身就跑但还是被轰的飞了出去。扑倒在地上时他听见背后雷狮得意的声音响起:“亲爱的,你死了吗?”

 

安迷修刚爬起来,就被迎面揍了一拳,顿时鼻血直流,同时他单腿一扫,将雷狮带倒在地,随即骑上对方的小腹,朝着崩裂的伤口狠狠来了一拳头,雷狮疼的闷哼一声,伸手卡住安迷修的脖子,趁对方呼吸困难时一个扭身将安迷修压在身下,同时锤上对方的小腹。安迷修咳了一口血出来,鲜血顺着嘴角留下,也染红了他的牙齿,让他显得有些虚弱。雷狮看着他这幅样子有些愣神,但这种时候一丝一毫的掉以轻心都会让自己失去优势,安迷修的膝盖往上狠狠一顶,双手抓住雷狮往外一扔,雷狮顿时被他掀翻出去。雷狮就地一滚,站了起来。

 

他俩遥遥相望,此时都是手无寸铁。安迷修就近抄起桌子上放着一把餐刀朝着雷狮的腹部飞了过去,就听到一声闷哼,雷狮没有躲开,而是就站在那里直直地挨了一记。

 

安迷修愣在了原地,而雷狮只是捂着腹部的伤口半跪在地上朝着他挑衅一笑:“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杀了我。”下一秒安迷修冲过来跪倒在地,用力的吻住雷狮的嘴唇。他们像是世界末日到来一样,吻得难舍难分,血腥气味则制造出了一股子绝望的味道。

 

当他们依依不舍的分开双唇时,安迷修用带血的额头抵住雷狮的,两人脸上的鲜血混到一起。

 

“你说得对,我从来都没想杀了你。我爱你,雷狮。”

 

雷狮只是一口咬住安迷修的耳垂,含糊不清的说:“我爱你,安迷修。”

 

中年人用起年轻时支支吾吾不敢吐露的爱语时总是轻车熟路。

 

Tbc.

有空开车


灵魂伴侣

一个混更梗。雷安x灵魂伴侣au


每个人出生时世界里便缺少一种色彩,那种颜色和他的灵魂伴侣有关。当他们对视时,那种色彩就会回到那个人的世界。当然,在灵魂伴侣离开后,那种色彩会再度消失,并且是永远。










“我爱过你,”

雷狮听见安迷修在他面前低声呢喃,他眼中的绿色开始逐渐消失。

“爱情,或许还没有,在我的心底完全熄灭。”
他一字一句吐词清晰,却带着不自觉的颤抖。仿佛每说出一个字,都耗尽了他全部的气力。

“但我已不愿再让它打扰你,不愿再引起你丝毫悲切。”安迷修的声音逐渐压低,吐息之间带着无助的疲惫。

“ 我曾默默地,无望地爱过你。”

雷狮听出来,是那首刻在木质书签上,写在笔记扉页里的诗。他直直的盯着安迷修,余光里盛夏的树叶却在一点点褪去鲜活的色彩。

“折磨我的时而是嫉妒,时而是羞怯。”安迷修凑过来,凑的极近,雷狮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细小的绒毛,感受到呼吸时微弱的气流。他颤抖着双手,慢慢抚上安迷修的脊背,那里可以清楚的摸到支棱的骨头。

“我是那么真诚那么温柔的爱过你。”他感觉到安迷修的唇轻轻地印上他的嘴角,落下一个温柔的吻,然后再慢慢离开。

“愿上帝赐你别的人也似我这般坚贞似铁。”话音落下的一瞬,雷狮眼中的数重青山褪色成一片铅灰,他努力睁大双眼想抓住世界里最后一抹绿色,却看见安迷修的眼底只剩下一片灰白。




*普希金《我曾经爱过你》

年龄操作的话……
瑞金我喜欢大约27、8这样的年纪。雷安就会再大一点了,喜欢他们大概35、6这样的。就有一种年过三十的成熟男性的魅力。

凯柠凯其实喜欢十几岁的小姑娘跟24、5的大姐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