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雍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凯柠凯】造梦时刻(2)

·盗梦空间AU

·凯柠凯清水无差

·慢慢更一次一点点





·第二层梦境


安莉洁觉得凯莉有时候真的是太讨厌了,即是结婚很多年她还是这么觉得。恋人在自己面前被烧死的场景任谁都不可能不惊慌失措甚至难过崩溃也有可能,可是她居然就这么让自己看了。

凯莉则发觉自己这次补偿似乎并没能达到道歉和好的目的,反而使事情朝着更加糟糕的方向发展。她只好拉起安莉洁的手,朝她眨眨眼:“那亲爱的安莉洁小姐,现在也没到饭点,我请你喝东西怎么样啊。”

安莉洁这才想起这座训练场距离他们当年念书的高中并不远。她跟凯莉以前会在晚自习时翻墙出来,两个姑娘身手矫健,助跑起跳,不太高的围墙能轻而易举的翻过。通常一个人先跳,然后另一个把书包扔过去再翻。她俩配合默契,高中同窗两年半只被抓住过一次,那一次是因为在翻的时候突然斗嘴,安莉洁骑在墙头就直接跟凯莉吵了起来,最后招来了巡逻老师。此后她们约法三章,重要时刻绝不吵架,得先记着,等事儿过了再吵。

安莉洁盯着凯莉拉住自己的手,那只手白皙修长,跟学生时代不同的是无名指上有一枚婚戒,跟自己同款

“那我要柠檬水,要特别酸的。”

“你的口味我真是到现在都不太理解呢。”安莉洁取过凯莉的大衣帮她穿上,她注意到凯莉今天没带她那个巨大的星星发卡。二人牵手走出大门,朝目的地进发。

这家她们学生时代经常过来的饮料店还是十年前的样子,现在正值放学时,落地窗外学生们蜂拥出校园。安莉洁记得自己进去训练场的时候是中午下班,她自己就是老板,直接翘了下午的班来赴约。现在居然已经到了下午放学的时间,她俩这是睡了有多久。她看了看外面的天空,阴天昏沉沉的辨不分明时刻。

 

第二次入梦是在三个工作日后,正值周末。凯莉认为上次的一层梦境太跳脱,她想尝试更加连贯的第二层梦境,这就需要加大用药量使他们陷入更深的睡眠之中。安莉洁答应了。

 

第二层梦境以想象为基础。安莉洁经过了上一次梦境之后很好奇凯莉的想象中的梦境是什么,是否比上一个梦更加荒诞离奇,但只求她俩谁都不要死就好了,她可不想再来一次。谁都别死最好。

 

凯莉的梦开始了。

 

安莉洁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不是什么欧洲的小镇,也没有奇奇怪怪的生物,或者莫名其妙的比赛,反而再普通不过。她身处她俩共同就读的那所高中里。

 

她身旁围着几个同学,见她发愣就跟她搭话,然而凯莉却不在身边,她向四周望望,看到了走廊另一端的凯莉。

 

安莉洁想起来了,这是她俩高中时期冷战最长的那一次,因为一次剧烈的争吵。具体是为了什么而吵架她已经快忘了,毕竟已经过了十年了。但是冷战的情形她至今还历历在目,她俩整整三个月不跟对方说话,不许朋友提对方的名字,就连狭路相逢也要各自转过头去。为了保持自己的尊严与高傲而做着幼稚的事情,到头来却发现自己还是感受到了无比的孤独和痛苦,青春期的孩子总爱做这种事。

 

所以,凯莉在梦里还要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

 

安莉洁很快就明白了这层梦境的意义。

 

她从自己的柜子里抽出一本小说,她喜欢的作者的最新作品,但是这个月她零花钱不够用就没去买。书被小礼盒包着,上面有星星的图案,是谁做的一目了然。很明显,凯莉开始凭借想象篡改现实,以此来弥补过去的缺憾。她俩那次吵架谁都没有道歉,最后也忘了是怎么和好的。但是安莉洁明白,她们都互相欠对方一个道歉,而凯莉打算在梦里实现它。

 

她打开书坐在位子上读了起来,翻了几页后在书中取出了一张小纸条,上面的长发小人双手合十,像是在道歉。安莉洁笑了笑,在纸条背面也画了一个长着柠檬头的小人,做着同样的动作,然后她趁着教室无人,把纸条压在了凯莉的笔盒下。

 

凯莉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柠檬口味,不是她自己买的,但是是谁送的她心知肚明。早该这么做了,白白浪费了一个星期。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心照不宣,送了对方各式各样的小东西,画上小人也开始互动。直到有一天凯莉过来找安莉洁,问她要不要上晚自习。

 

安莉洁等了好几天了,碍于她不能过于影响凯莉的梦境——如果让凯莉察觉到的话梦境可能会崩塌,所以她一直在等,等待凯莉自己来篡改这部分现实。

 

眼下她俩坐在饮料店里,奶茶和柠檬水是标配。凯莉咬着吸管,把它含在嘴里翻来覆去的用舌尖拨弄。安莉洁忘了这时候她俩是否已经在交往了,可是她就是然很想亲吻凯莉。

 

她犹豫再三,连凯莉都看出了她的反常。她吐出嘴里的吸管,把脸凑近安莉洁,看着对方的脸突然红了一片。接着凯莉笑了笑,笑容带着促狭的意味,安莉洁听到她说:“本小姐要吻你啦!”接着安莉洁就感到唇瓣上有带着甜香的温软凑了上来,浅尝辄止的一吻,少女的体香由近及远。

 

安莉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自己才是那个有将近三十年记忆的成熟女性好不好,为什么会被一个高中生撩拨的大脑混乱一片,仿佛飓风过境,波浪翻涌。

 

安莉洁捧着柠檬水发呆,凯莉偷袭成功后一脸餍足地向后瘫进沙发座椅里继续咬着吸管。安莉洁恍惚觉得就现在这样也不错,这是凯莉想改变的过去,她也不例外,缺憾谁都想弥补,即使是在梦中。

 

后面的几次争吵,有的被避免了,避不掉的也被两人用各种方式化解。一切都太顺利了,没有数次分手与复合,没有令人难过又愤怒的误解与冷战,安莉洁以为她在一个美好的全新的世界,她将那个薄荷绿的发卡收了起来,决定跟凯莉好好走完这一场。

初冬已经有了冻人的寒意,大雪纷飞的时候她俩不得不在去拜访客户的路上奔波。就业初期工作实在艰难,但好在她们还能相互支持着走下去。

 

当安莉洁第三次路过那家店时,她想起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她记得当时她俩刚刚正式向父母出柜,家人暂时不能接受,于是她俩就搬到别的城市里一起生活。刚刚独立的两个女孩子,手头的钱勉强够维持生活所需。

 

她那时看中了橱窗里的一条项链,银制的星月辉映,让她想起了凯莉。但是价格却不是她现在能承受的,于是她也只是看看,却不想被旁边的凯莉注意到了。

 

后来她也没收到那条项链,而是收到另一条带着柠檬的。凯莉当时一脸不太好意思的神情,跟她说等她攒够钱去买时那条项链已经被买走了,所以只好换了一条送她。凯莉还抱怨说要不是那个客户太能磨,她就不会那么晚才攒够钱。

 

所以这次在梦里,凯莉又想弥补这一缺憾吗。

 

接下来的几天凯莉忙的看不到人,早出晚归,等有天晚饭时安莉洁抓到她时,才发现她瘦了一圈。凯莉只是冲她笑得一脸神秘,但也不跟她讲最近为什么突然这么忙碌。

 

不说也知道,肯定是拼命攒钱去了。安莉洁不太想承认她被感动到了,但是看着原本是家里掌上明珠,从小衣食无忧的凯莉现在像是普通的、刚出社会的人一样拼命工作的样子,她没由来的鼻头发酸。凯莉本来可以就地进入她自己家里的公司,哪怕同样从基层做起,也比现在好得多。她那么聪明,家境又好,长得甜美可爱,又是名牌高校毕业,还出国留过学。再没有比她更完美的人了。

 

但是安莉洁也没想过放手,因为她知道她们互相只属于彼此,哪怕之间争吵不断,但是一个把心锁只会被唯一的钥匙打开,她们是彼此联系世界的钥匙。

 

终于在一个星期后,安莉洁在晚餐时收到了那条星月项链,比她收到那条带着柠檬项链足足早了半个月。

 

一梦十年。

 

安莉洁被唤醒时凯莉还在睡,她凑过去低头看着凯莉的睡颜,天真无邪,毫无防备的睡脸。她低下头,对凯莉轻声说:“我要吻你啦。”

 

“我也是。”

 

tbc.

*一层梦境以记忆为基础,二层梦境以想象为基础,所以,emmmmmmm你们懂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