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雍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雷安/史密斯夫妇au】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也有例外(2)

概括:史密斯夫妇au

cp:雷狮x安迷修

分级:pg-13

前篇走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也有例外(1)


继续送给我you哥哥 @yoyou不想喝中药 



>>>>> 

 

雷狮早上起来的时候身旁的床铺空无一人,而他已经习以为常。安迷修永远早起,不管结婚前后都一样。早上五点起床出去晨练,拿报纸和牛奶,最后在七点半右回家准备早餐。早餐一年365天不带重复,可见他的厨艺和对自己丈夫的上心。

 

雷狮打开衣柜,这是他的专属。卧室里放着两个大衣柜,他们的衣物很早之前就不混在一起放了。雷狮从里面取出一套黑西装,拿起一旁安迷修帮他挑的领带走下楼。

 

安迷修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餐,他围着蓝色的围裙,手里煎着培根。旁边面包机发出声响,雷狮走上前去将烤好的面包片取出来装盘。这些事情他们早就已经轻车熟路,毕竟任谁做了同样的事情将近六年,度过了上千个相同的早晨之后,都会熟的不能再熟。

 

新婚当天早上雷狮在睡懒觉,安迷修叫不醒他,只好忍着腰痛下床去准备早餐。当天早上也是简单的培根煎蛋面包片和温热牛奶,被随后起床的雷狮一扫而空。

 

从这以后安迷修就负责他们的早餐,午餐还有晚餐和夜宵,偶尔不想做了就订餐,反正现在外卖行业已经接近成熟,他也很乐意享受一下不做饭的轻松感。

雷狮拿着领带递给安迷修,示意对方给自己系上。通常雷狮不爱穿这些正装,而他一旦穿起西装就说明他有事情要做,比如看上了新的收藏品需要去取。

 

果然,吃罢早餐后,雷狮擦了擦嘴,对安迷修说:“我昨晚听说了一件来自中国的瓷器,在加州,要出去几天。”他顿了顿,接着挑起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我一定要拿到手。”

 

安迷修一边收拾着餐桌,一边认真听着自己丈夫的话,点了点头后对他说:“好巧,今天早上公司发来简讯说要临时出差一趟,我这几天可能也不在家。”

 

“那你什么时候走?我一会儿就出发。”雷狮指了指门口的行李箱。

 

“下午吧。”安迷修笑了笑,低头看着手机简讯上的名字,“Jackl Austin”附加的图片是一个高大的成年男性,戴着黑框眼镜,穿着普通的帽衫和牛仔裤。扔在人堆里都看不出来的那种。

 

“那祝你一切顺利。”雷狮走之前他们在门口像往常一样吻别,例行公事一般。没有任何爱人间的温情跟缠绵。对面的老太太看着他们的亲昵笑的一脸灿烂,然而安迷修却仿佛从那笑容中看出了嘲讽的意味。嘲讽他过分寡淡的婚姻,嘲讽他俩的装模作样。

 

 

>>>>> 

雷狮又趴在了天台上,这次的任务目标要在这一带的废墟做一笔交易。

 

他带着墨镜口罩和帽子,让自己全副武装力求亲妈都认不出来——虽然他亲妈早就没了。他带来了自己最爱的玩具,他管这副火箭筒叫雷神之锤,威力巨大,只要一发就能干掉目标。这次他接到的任务内容是杀了所有人,不管是目标还是同行。四周也已埋下了炸弹,雷狮清楚,这次他的目标插翅难逃。

 

他掏出口袋里的照片,名叫Jack Austin的男人穿着打扮不能再普通了。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会被人雇佣杀手来做掉的对象,然而事实就是这样,他今天就要死。雷狮的耳机里传来卡米尔的提示,任务目标已经接近刺杀区域。

 

雷狮已经准备好了,他像是一头伏击的猎豹,正等着猎物上钩,然后咬碎他的喉咙。等待过程中他百无聊赖的朝旁边看了一眼。

 

瞧他看到了什么,一个同行。

 

看身形是个男人,包裹在黑衣下的身材很好,如果不是雷狮已经结婚了他会很乐意跟那个男人来一发。不过眼下的情况是,他真的要给那个同行来一发,真枪实弹。

 

他放下手里的“雷神之锤”,转而抓起了一把狙击枪,瞄准远处地面上半蹲着的、从头把自己包到脚的男人,迅速开枪,然后满意的看着对方应声倒地。

 

安迷修从来没觉得有哪一天比今天更倒霉了,他头一回掉以轻心没有穿防弹衣出任务,就被不知道他妈的躲在哪里的好同行朝肩膀上来了一梭子。他倒在地上,强忍着疼痛,搜寻着暗算他的人,随即就注意到了另一边天台上的带着墨镜和口罩还有帽子的黑衣男人。

 

于是他抄起手边的枪朝着站在天台上的男人开了数枪,几乎枪枪致命。在看到男人应声倒地之后,安迷修愉快的弹了弹身上的灰尘。

 

雷狮很庆幸他今天特地在卡米尔他们的要求下穿了防弹衣,但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他疼的倒在地上不住地吸气。他在心里把那个同行翻来覆去的操了无数遍,顺便问候了对方全家老小。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瓶急速止疼药吞下,转身从天台上下去。他要过去找那个弱鸡好好算账。

 

而他们的任务目标,早就听到动静跑掉了。

 

雷狮过来算账时安迷修通过耳机对远处一间房间里坐着的凯莉三人宣布任务失败,耳麦里传来凯莉的声音:“待在原地不要动,烈斩马上过去营救你。”

 

接着他就发现了远处的雷狮。于是他当机立断,抄起身旁的火箭筒,端起他的“可爱的小姐”就着雷狮来了一炮。

 

即使雷狮躲得很快,他还是浑身疼痛难忍的倒在地上,蜷缩起身子。业界NO.1什么时候经受过这样的耻辱。他的脸上满是血污,脑袋磕到地上的碎石,血浸湿了他的帽子。目光中的那个同行正朝着他的车跑去,雷狮紧盯着对方的背影,新仇旧恨一起算,他从口袋里摸出遥控器,按下了数个按钮中的一个。

 

接着在他的嗤笑中,那个同行被爆炸的威力掀飞出去。然而此时雷狮却心里一惊,他摇了摇头,可能是那个倒霉蛋的身材太像他丈夫的缘故。

 

他舔了舔嘴唇,想着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跟安迷修终结一周零次的性生活。他得承认他的丈夫对他的吸引力又回来了,在他今天解决了一个跟他身形很像的弱鸡之后。听起来有些变态,但是血腥与杀戮的确激起了他的性欲。雷狮转身跳上自己的车,扬长而去。而后视镜中,那个弱鸡却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被他的同伴救走了。

 

该死的。雷狮一拳捶在方向盘上。

 

“给我查,一定要把那该死的弱鸡查出来。我会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他朝着耳麦里喊了一句,而接手的帕洛斯只是在那头微笑着无奈摊手。“马上就把监控录像发给你。”

 


>>>>>>

 

安迷修身上缠满了绷带,闷闷不乐的坐在沙发上叹气。金走过来递给他一杯热茶,说:“我知道第一次任务失败不好过,但这又不是你的错。”他想拍拍安迷修的肩膀表示安慰,但看着对方身上的伤,又把手缩了回去,改为挠挠自己的的短发。

 

凯莉又剥开了一个棒棒糖,但她这次没有自己吃,而是递给了安迷修。

 

“本小姐倒是听说有个人跟你旗鼓相当,至于代号嘛……”

 

“海盗。”格瑞在一旁擦拭着他的刀,随口接了一句,“如果是他,你变成这样情有可原。”接着大家办公室里陷入一片沉默,只有紫堂幻敲敲打打键盘的声音不时传来。

 

“今天的监控录像都在这里了。”紫堂幻的声音适时地打破了办公室内的静谧。“安迷修先生你……要不要来看一下?”

 

安迷修走上前,他们布置的监控完整的记录了今天白天所有事情的经过,他看着截图出来的照片,越看越觉得那个差点杀了他的高大男人十分眼熟,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

 

“麻烦把照片调大一点,再大一点。我希望能看清楚他胸口戴的东西。”

 

紫堂幻将照片迅速放大,安迷修看到了那人胸口链子上挂着的东西,一枚戒指。

 

本来胸口上挂戒指没有什么问题,可偏偏那枚戒指跟安迷修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一模一样。而这对婚戒是他跟雷狮找人私人订制的,全世界独一无二。除非有哪个不要命的去复制他们的婚戒,否则世界上不会有第三只这样的戒指。

 

而下一张照片拍到的那人在车前脱掉带血的帽子的照片,则让安迷修的心情沉到了谷底。

 

那个人他再熟悉不过。他的收藏家丈夫,不久前跟他说自己要出去买瓷器的人,就在今天白天拿炸弹跟枪把他打得半死,或者说本来就像置他于死地,而他也以牙还牙,用自己心爱的“小姐”把对方轰飞出去。

 

也不知道真算起账来谁占便宜比较多一点。

 

雷狮生气的时候大概只有佩利感觉不出来。而眼下其他两个人则是一言不发。直到良久的沉默过去之后,雷狮终于开口了,而另外两个人也长舒了一口气。

 

“黑了他们的监控,把监控录像调出来,我要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他朝手下们下着命令。录像慢慢播放,雷狮突然叫停:“把这张照片放大点。”

 

接着随着照片的不断放大,雷狮看清楚了那个人露出来的一双祖母绿的眼睛,还有左手无名指上熟悉的婚戒。

 

显然其他几个人也认出来了。卡米尔从一旁拿过手机,对雷狮说:“安迷修先生问你,今晚七点能不能回去吃晚餐。大哥你……小心一点。”

 

雷狮觉得绷带下的伤口更疼了。他终于知道自己当时的心惊不是自欺欺人。

 

>>>>>> 

 

当他走近他与伴侣共度了差不多六年的爱巢时,雷狮从来没有觉得这个地方如此的危机重重。他摸了摸腰间的枪支,这给他了极大的安全感。听起来很可笑是不是,但事实就是如此。

 

他打开门,餐厅中间坐着安迷修,正在擦拭着餐刀,而餐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食物,每一样在雷狮的眼里都像是下了毒。

                                               

听见雷狮回来,安迷修也没有抬头,只是继续坐在那里擦拭着餐刀。雷狮觉得等那把刀被擦干净后,安迷修肯定很愿意拿它插进自己的胸膛,或者割开自己的喉咙。

 

“顺利吗?瓷器买到了的话请给我看看吧。”冷不丁的,安迷修冒出来这么一句。

 

雷狮双手撑着椅子在另一头坐下,调整了坐姿之后,用一种遗憾的语气说:“没有,这次我慢了,被别人抢先一步。”

 

安迷修似乎是很惊讶的抬起头,把手里的餐刀往桌子上一放,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响。雷狮听着心头一颤,但他面上却不显分毫,只是认真的盯着安迷修的脸。

 

“你也有失手的时候?我们结婚五年多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是你买不到的。”

 

“当然。”雷狮勾起一个假笑,他努力让那个笑容看起来更真实一点,但是实际上这种气氛下他实在笑不出来,他坐姿看似随意,实则肌肉紧绷。

 

“失败了也没关系,亲爱的。”听到这个称呼雷狮迅速将右手抚上后腰,那里放着他的玩具。只要安迷修要杀他,他就立马朝他开枪。

 

然而安迷修只是对他安抚的笑了笑,就好像普通丈夫安慰自己事业受挫的伴侣一样。雷狮被那个笑容晃了晃眼睛,笑的他心神荡漾,被杀戮激起的性欲又回来了。于是他将手收回来,把右手伸出去打算握住安迷修放在桌面上的手摩挲一番,以作暗示。

 

然而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

 

安迷修另一只手抓起一把餐刀就朝着雷狮的手插了下去,雷狮迅速缩回手,餐刀狠狠没入桌面,松开时刀柄还在拼命摇晃,可见安迷修的力道之大。

 

所以说色字当头一把刀。

 

一击不成,安迷修又朝着雷狮投掷过去第二把刀,雷狮双脚一踢桌子,让椅子跟自己一起翻倒,餐刀几乎是贴着他的脸飞了过去,咚的一声插在墙壁上。

 

“你他///妈真的想杀了我?!”雷狮朝着安迷修大吼。

 

而安迷修毫不示弱,绿色的瞳孔里满是怒火,还带着一丝丝的委屈:“你不也一样!你今天差点杀了我!”然后他从腿侧抽出第三把刀在手里转动,“离婚吧雷狮。”

 

“我不同意。”雷狮则是当机立断,开玩笑,他又不是没看到安迷修左腿上绑着的枪。而他不用,这说明了什么。他说过,只要他还爱安迷修,那就只有死亡能把他们分开。离婚?想都别想。

 

“都这种情况了你还不离婚?”安迷修只觉得不可思议。他一边朝雷狮扔过去第三把刀,一边朝着门外跑去。他看见雷狮腰间的枪了。

 

雷狮就地一滚躲过了飞刀,接着就听到门外安迷修发动汽车的声音。情急之下他朝着车开了数枪,换来了安迷修一句难得的咒骂。但好歹还是把轮胎打的没用了,至于打穿了挡风玻璃的那枪,雷狮发誓那是个意外。

 

“意外?好了不用说了,雷狮。离婚吧!”

 

安迷修朝着雷狮那边扔出一枚烟雾弹,迅速跳上雷狮的那辆紫红的骚包跑车,然而开出去没多远,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他迅速跳出车门,用尽全力奔跑,而这时车在他身后炸成了碎片。

 

雷狮则在家门口站着,放肆的大笑。他朝安迷修大声地喊:“亲爱的你还好吗,怎么不跑了?”

 

安迷修倒在草丛里,朝着雷狮竖起中指。

 

“FUCK!”

 

Tbc.


评论(49)

热度(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