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雍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雷安/史密斯夫妇au】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也有例外(完)

概括:史密斯夫妇au

cp:雷狮x安迷修

分级:pg-13

前篇走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也有例外(3)


烂尾了真是非常对不起!

you哥我完结了!!! @yoyou不想喝中药 





互相帮忙收拾打理之后他们累得躺在一片废墟之中,雷狮觉得肚子实在空荡荡的有些难受,他俩去厨房里翻找有没有免于一死的食物。最后掏出来一瓶幸免于难的苹果醋和一盒榴莲千层。

 

雷狮一脸嫌弃的拿着这盒榴莲千层,安迷修摊开手说是他回来时邻居送过来的,他事先吃过一个,味道不错。于是他俩坐在一片被轰烂的沙发上,用缺口的玻璃杯喝着苹果醋,分享着一盒绵软的榴莲千层。

 

“一会儿你别亲我,味儿重。”

 

“搞得好像你不是一样。”雷狮像是灌酒一样灌下一大口苹果醋。

 

忽然,安迷修转过头问雷狮:“那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不是不记得?”

 

雷狮只是笑了笑,“7月23号”

 

安迷修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你也不是太混蛋。那结婚纪念日你去哪儿了。”

 

“哪一次?”

 

“先说说去年吧。”

 

雷狮指了指自己的左眼说:“去年在迈阿密,有几天我什么都看不清,不敢回来。”

 

安迷修只是愣了一会儿说:“……是你?”

 

“我那次被人从背后来了一枪,不过我穿的有防弹衣倒没什么大事。”

 

这回轮到雷狮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门口传来邻居妻子的声音:“安迷修先生,你们还好吗?我听到……”安迷修上前去打开大门,邻居夫妇正站在外面,还有几个警察围观。安迷修跟雷狮刚刚亲热过,两个人都是衣衫不整,看的门口的几人忍不住面色发红。

 

“当然,我们没什么问题。”狗男男相视一笑。

 

 

“所以,你们这是和好了?你不是说他连结婚纪念日都不记得吗?”凯莉感到十分无趣,或许她一开始就应该看明白所谓离婚只不过是人到中年婚姻自冷转暖的必要经过而已,只不过他俩的离婚方式要过激一点儿,要见血的那种。

 

好吧,连所谓的杀死对方说不定都只是调情而已,就跟“我爱你爱的想一口吃了你。”这种恶心人的告白没什么区别,搞得好像除了汉尼拔之外还有谁会真的做这么做一样。

 

雷狮显然对凯莉的反应感到不满,尤其是他在知道凯莉是一个劲儿怂恿安迷修离婚的那一派之后对这个女人的好感瞬间降低。但碍于安迷修的面子他不好发作。

 

雷狮身后跟着他的几个核心下属,而安迷修这方几个同事兼好友也一起来了。大家坐在一起,好像在搞什么重要的双方会谈一样。

 

“这是凯莉,这位是金,这位是紫堂幻。还有这位,你应该认识,格瑞。”安迷修一一为雷狮介绍他的朋友们,而雷狮沉默了一会儿,才问到:“所以你根本没把真正的好朋友带到婚礼上?”

 

安迷修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只一时语塞,只好摊开手说:“好吧其实大部分都只是清洁能源公司里的同事。”

 

这回轮到雷狮脸色变得晦涩不明了,而结婚这么多年安迷修一眼就能读出来雷狮为什么这个反应,他不敢置信的问:“你不会连父母都是假的吧?”

 

“我父母早没了。”雷狮抿了抿嘴,“群众演员而已。”

 

这回轮到安迷修发火了:“我居然傻到让抚养我的师父真的过来了?!”

 

雷狮只是回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我同意你的话。”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雷狮在同意他什么,接着被对面佩利的笑声提醒,他一锤桌子,水杯都跟着一颤:“雷狮你说我傻?”

 

凯莉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她是真的很爱看情侣互斗的戏码,管它是吵架还是打架。

 

接着雷狮猛的站起来,迅速凑过去在安迷修唇角印了一个吻。不得不说结婚多年的中年人脸皮就是厚,大庭广众之下做着初恋情侣才做的事情竟然一点都不脸红。安迷修的怒火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安抚了。

 

凯莉则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该死的恋爱的酸臭味,熏死她了。

 

>>>>> 

 

清晨时分,安迷修难得的没有早起。雷狮从他的脖子一寸寸吻下去,被安迷修一巴掌糊在脸上。雷狮将安迷修的手拿下来,在手背上咬了一口,留下一圈浅浅的牙印。他还想继续,被安迷修一把推开:“你留的印子够多了。放开我去做饭。”

 

雷狮看着安迷修背对着自己在镜子前穿衣服的背影,暗自回味起这次“复合”后的疯狂时刻,他俩滚的昏天黑地,连中途手机响都不理会。这种时候谁还会管工作呢?工作,同事,任务都什么的都去他的,爱情万岁,婚姻万岁。

 

安迷修走下楼梯,桌子上雷狮的手机响了似乎有一会儿了,当他走过去时电话已经挂了。他拿起手机,看见是卡米尔他们打来的电话,翻了翻记录之后他发现已经打过来几十通了,似乎有什么急事的样子。

 

这时雷狮也从卧室里出来,正站在二楼看着下面的安迷修说:“放心,我的手机没有什么是你不能看的。”就好像一个被妻子检查手机的坦荡又忠诚的丈夫那样,安迷修没有理会他的玩笑,他对雷狮说:“卡米尔给你打了几十通电话了。”

 

雷狮眼神一暗,下楼来接过电话,准备打回去时却发现有未读的简讯。

 

安迷修见雷狮拿过手机划了几下之后就站在原地一言不发,神情很是凝重。他皱了下眉头,凑过去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他心里一沉。

 

只见雷狮手上的手机屏幕里的短信上赫然写着。

 

“安迷修,36h。”名字是目标,36h是时限。

 

这条简讯是什么意思,他们两个都很清楚。安迷修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冲过去打开他的电脑,果然一条匿名邮件出现在他的邮箱里。

 

“雷狮,36h。”就像是约好了一样,连给的时限都分毫不差。

 

安迷修盯着屏幕上的邮件内容,雷狮凑过来看了一眼,短促地笑了一声,“忠诚测试呢,一群傻逼。”安迷修却不言语,雷狮被他的沉默弄得有些发毛。

 

“雷狮,我们在床上滚了多久?”安迷修突然问到。雷狮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假笑说:“你知道我的体力的,大概……一天多?”

 

“一天多。36小时。”

 

“他们想得美,我不会杀你的。”雷狮吐出嘴里叼着的牙签,将安迷修的脸扳过来让他看着自己,对方绿色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东西让雷狮心头一紧。

 

“我也不会,但是……”

 

他俩面面相觑,互相陷入了沉默。

 

打破沉默的是对着他们家大门来了一发的火箭筒。雷狮扑过去将安迷修牢牢按在身下,所幸逃过一劫。而他们家的大门就没那么幸运了,整扇门都被扎了个稀巴烂,可想而知如果他俩刚刚待在那里的话,现在说不定就是一对亡命鸳鸯了。

 

安迷修爬起来朝窗户外望去,一行人穿着特定的制服,一看就知道是来干什么的。雷狮跟在他旁边也朝外望了一眼,说:“现在干这行的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安迷修回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我们先去车库,”雷狮拉着安迷修的手朝侧门跑去,“我们需要一辆车,而且车库里有存货。”

 

安迷修瞪了他一眼,说:“全是谎言,你车库里居然还有存货?”

 

雷狮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安迷修“那当然,你不会以为你把我掏空了吧。”他暗示性的朝下看了看,安迷修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一巴掌糊在他背上。雷狮疼的抽了一口气:“你能不能轻点儿?我那里伤还没好!”

 

“可是我们只剩一辆当时运家具的货车了?!”安迷修突然想起来上次他俩打架各自报废了对方的车,早知道炸什么也不炸车了,现在连逃命都有问题。

 

雷狮率先冲进车库,一通翻找之后把所有能用的全扔进车里。他打开车门对安迷修喊了一句:“别他妈管那么多了我的小骑士,赶紧上车。”

 

“别那么叫我的代号!你这个混蛋。”

 

 

 

一辆载着夫夫二人的货车在一通猛烈的火力摧残下冲出了包围,在门口的公路上来了一个大漂移后迅速开走。如果不是现在还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刻而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以及那些紧闭的门窗,安迷修和雷狮会觉得整个社区无比的祥和宁静。

 

“看来邻居们都挺注重自身安全的。”他一边狠狠踩下油门试图与身后的两辆追杀他们的黑色车辆拉开距离,一边冲雷狮调侃到。但是显然雷狮觉得他这个玩笑傻逼透了。这时两个追杀者从其他车辆上跳进他们的后车厢,被雷狮一人一枪爆头。

 

“这么追下去不是办法。现在是敌众我寡。”雷狮抄起一把“玩具”,对安迷修说:“看你丈夫我怎么解决掉后面那几个弱鸡。”接着他爬到窗子上,对准最近的左后方车辆的驾驶室。

 

砰的一声枪响,第一辆车的驾驶员倒在驾驶座上,车辆也失控的飞出去打了几个转后撞在了路旁的树上。

 

“一杀!”雷狮朝着安迷修打了个响指。

 

接着安迷修猛的一转方向盘,把刚刚并上来的第二辆车狠狠撞飞出去,越过护栏飞进了海里。而雷狮也差点被他摔了出去。“安迷修你是不会开车吗?!我半个身子还在外面你注意下啊?!”

 

“一杀。”安迷修冲回过头的雷狮笑了笑,继续开车。

 

雷狮悻悻然坐下来,这时口袋里的电话响起,他看着那个号码,迟迟不肯接电话。最终在电话那头快要挂断时,他划开了接听键,同时打开了扩音。手机里传来的熟悉声音让他抿紧了双唇,那是一声惨叫,来自卡米尔。

 

“……你伪造的?”雷狮对电话那头说,一把沉稳的男性声音通过话筒传过来,“当然是真的。”

 

雷狮只是将手机狠狠砸出窗外。

 

“那是谁?”安迷修问了一句。然后想了想说:“我记得你家是家族产业来着?”雷狮摇了摇头,一言不发。

 

而安迷修这头,凯莉等人的电话也一个都打不通。最后格瑞的电话响起时,那头传来格瑞带着痛苦的声音:“不用管我们。”

 

安迷修一拳头砸在方向盘上。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而随后后视镜里出现的十几辆跟之前相同的车辆则把他们堵在了这条海滨公路上。

 

雷狮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并不点燃——安迷修不喜欢他抽烟。他对安迷修说:“其实,我觉得你做饭一直很好吃。”

 

安迷修只是使劲踩下油门,但是油箱里的剩余油量似乎也在向他们宣告着他们已是穷途末路。

忽然他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雷狮眼睛,慢慢地、用很平常的语气对雷狮说:“如果要死的话,我们一起。”就好像平日里再普通不过的告白一样。

 

接着他们交换了最后一个吻,并不缠绵,也没有深入,只是想初恋的情侣们那样浅尝辄止,互相摩挲着对方的嘴唇。

 

一辆货车在追杀者们眼中冲出护栏飞向大海,并在落入海中之前爆炸。

 

>>>>> 

卡米尔等人被组织派来的人压到现场。背后的两位boss正在互相假惺惺的寒暄。他听见那把让他从小到大都很恐惧的声音笑着问他,居然有胆子泄密,随即又嘲讽到,可惜雷狮命不好,几十通电话一通都没接到。

 

卡米尔看着眼前被打捞上来的残害和看不出原样的浮肿尸体,暗自握紧了拳头。他抬头,那一边的凯莉被狠狠扇了一巴掌,整个头被打偏过去,漂亮的脸上一片红肿,眼底却是没有丝毫情绪泄露。似乎是注意到卡米尔在看她,凯莉抬起头,跟卡米尔隔着人群和尸体对望。

 

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相同的心思。

 

几年之后,两大组织发生重大变故,高层大换血,之前的所有领导阶层统统死于非命。

 

>>>>> 

 

六年后,杭州。

 

“那么,两位先生请为夫夫感情打一个分数吧”咨询师李女士笑着对她面前的两人说,这不是她第一次接待同性伴侣了,不过一看就是外国人的同行伴侣她还是第一次见,但是她有信心为对方排忧解难

 

然而事情发展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两个长相都十分帅气的男人相视一笑。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十分。”


END❤


啊总算是完结了,没有想到这个连载会被大家喜欢,十分感谢各位的红心蓝手和评论了!全文加上被删的车大概2W字多一点,每天大概四千字更新。没想到能这么快写完,非常感谢大家的认可与支持!


我们下一篇再见啦。

评论(53)

热度(1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