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雍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雷安/暮光之城au】一个几百岁的DT(1)

分级:PG-13

C P:活了几百岁的处男青少年雷狮x闻起来超棒的校医安迷修

概括:活了几百年的青少年还是青少年,活了几百年的DT还是DT。为您带来一个一点都不酷帅狂霸拽的雷狮。

泡哥的点文 @我是一个泡 是新的连载

 

 

 

 

 

夏季是个暴雨纷至沓来的季节,然而这座小镇上的雨不只是在夏季多,其他季节也是经常阴雨连绵。

 

安迷修坐在车里看了一眼在结束了一场暴雨刚刚有点阳光出现的天空,庆幸自己不必顶着大雨将车后大包小包的东西拎回林中的那间小房子了。

 

去年母亲去世后,安迷修沉郁了好一阵子。过了整整一年,他才决定遵循母亲的遗嘱,跨越大洋不远千里来到母亲出生的那个小镇开始新的生活。所幸这里的天气跟伦敦很像,一年四季都见不到多少太阳,出门都得记得带伞。这种相同之处多少让安迷修找到了一点归属感。

 

幸运的是,他在大学修的是医学专业,来到这里之后他也没打算再去找家医院工作,而是选择了当地唯一一所学校,通过测试后接手了老校医的工作。在学校这种比较平和安逸的环境里可能对自己的心境有所帮助,他短时间内不想再见证任何死亡了。

 

安迷修仔细核对着手中的购物清单,挨个儿看下去后他发现自己忘记了买沐浴露。他不习惯用香皂洗澡。不得已,他只好下车返回那家小超市。

 

不得不说这座小镇的确是小的可以,连稍微大型一点的连锁超市都没有,这间超市一看就是私人开的,东西不算多。除了必备的日用品在这里可以买到之外,剩下的一些东西安迷修只能通过网购的方式获取。

 

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送得到,安迷修想。

 

他在一堆沐浴露中挑挑拣拣,找着自己平时常用的那个牌子。忽然他觉得有一道视线正盯着他的背后,有谁在看着他。

 

安迷修警觉地转身,视线里只看到一个打哈欠的导购,脸上有几枚雀斑,红色长头发。看到他转向自己,这位女士立马打起了精神,问到:“有什么需要吗先生?”

 

安迷修微笑着回绝了这位小姐。那道视线在他转过身时已经消失了,然而安迷修仍旧心存疑惑。

 

可能是镇上的人看到自己一个新来的比较好奇吧。他这么跟自己解释,试图说服自己。

 

然而当他走到超市门口时,那道视线直直的正面跟他对上了,安迷修拎着沐浴露抬眼看去,一辆银色沃尔沃里坐着一个黑发的驾驶员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他气质介于少年跟青年之间,可以叫他青少年。安迷修可以确定之前就是这个人在偷看他。

 

于是他走上前去,想问个明白。然而当他一步步接近那辆车时,车里的主人却大叫了一声:“不准过来!”语气不太友好,但是声音却很好听。

 

“我只是想问问……”安迷修停下了脚步,距离车辆大概两米远的位置站定。他不是很明白为何这个少年反应如此的激烈,他只是想问问自己脸上是否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而已。

 

黑发少年沉默地盯着安迷修,一时间两人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氛围中,谁都没有说话。

 

就在安迷修觉得有些尴尬的时候,黑发少年又开口了。

 

“你身上的气味……实在、实在是太令人……!”

 

最后几个字少年似乎是咬着牙齿说出来的,这让安迷修十分疑惑自己身上是否有什么奇怪的味道。他撩起T恤的前襟凑到鼻尖嗅了嗅,除了洗衣粉的清香味之外什么都没有。而且他俩隔这么远,真有什么气味也不应该闻得到。

 

要不是少年脸上纠结的神色,他真觉得少年似乎是在故意挑事了。

 

正当安迷修准备继续走上前去问问少年是否对自己这个初来乍到的人有什么意见时,对方却如见了洪水猛兽一样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险些撞到了安迷修本人。

 

幸运的是安迷修本人没受伤,不幸的是他的新车车尾被少年的沃尔沃给剐蹭出一条印。眼看着那辆沃尔沃扬长而去,安迷修只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是犯了水逆。

 

他走过去蹲下查看车的剐蹭情况时,那辆沃尔沃又回来了。车主人跳下车跑过来扔给他一沓钱跟一张写着联系电话的纸条,然后不等安迷修开口拦住他就又跳上车迅速离开了现场。

 

一切发生的太快,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手里就多了一张纸条一沓钞票。

 

现在的青少年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安迷修在心里为这个国家的未来而担忧。他抖开手里的纸条,写得龙飞凤舞的字体后面跟着一串数字。

 

“叫雷狮是嘛。”

 

 

 

 

雷狮几乎是用飞一样的速度离开了超市门口,他不确定再待下去他会对那个人类做出什么不太好的事。那个味道吸引着他去接近那个人,去抱抱他,不放开。最好能把鼻子埋进颈窝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他不想吃他,他是素食主义者。这种味道也没有激起他的食欲,他只是,非常想接近他。

 

那个人闻起来实在是太诱人了。在超市里时,他就痛恨超市空间实在是太小了,那个人的气味充盈在小小的空间里,对自己的意志力发起了巨大的挑战。有一瞬间雷狮以为自己已经用非人的速度冲过去抱住那个棕发绿眼的青年了。然而他的自制力实在太好,回过神来时他也只是紧紧盯着对方不放而已。

 

然而当那个人转过身来视线差点就要跟他对上时,雷狮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大脑在一瞬间一片空白,沉寂了几百年的心脏也似乎在那一瞬间跳动了一下一样。雷狮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坐在了自己车里的驾驶座上。

 

简直像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雷狮给自己这么评价,并且狠狠唾弃了刚刚的自己。

 

接着那个美妙的气味又慢慢接近了,他看到那个棕发青年拿着一瓶沐浴露走出超市,目光直直地跟自己对上。

 

他要过来了。

 

这是雷狮的第一反应。

 

“不准过来。”雷狮眯起眼睛,仿佛刚刚结束变声期的声音带着磁性,但是语气称不上太友善。雷狮知道自己这样很有威慑力。果然,那个青年就在自己两米之外的地方站定了。还是太近了,那个气味源源不断地涌进雷狮的鼻腔。

 

把他抱进怀里,不放开,雷狮想。但是为了不给家人带来麻烦,他死死捏住了方向盘。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雷狮想要彻底失忆。不过他的种类太特殊了,目前还没有哪个同类出现过失忆的情况。估计他也不会成为第一例。

 

他说出那句关于气味的话之后,那个青年先是一脸茫然,接着撩起自己的前襟朝鼻子凑过去,结果就是之前被T恤遮住的白净腰腹有一大片露在空气中,也暴露在雷狮的视线里。

 

少了一部分衣物遮挡之后,安迷修身上的气味更是肆无忌惮地朝雷狮扑去。雷狮觉得自己可能要压抑不住了,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一脚油门冲了出去,拐弯时还剐蹭到了前面的一辆新车。

 

他开出去一段距离后,想着还是给不知道哪个倒霉的车主留下维修费跟联系方式吧,毕竟小镇就这么大,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结果转回来就看见那个青年蹲在车尾检查。

 

居然是他的车。

 

雷狮只好跳下车把纸条跟钱塞进安迷修的手里,又跳上车几乎是落荒而逃的速度开回了家。

 

雷狮回到家里时,其他的家人们都不在家。今天上午是阴雨天,大家都出门玩了,留他一个人出去采购。

 

雷狮躺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回味着那个迷人的气味。不会激起食欲,但却让他十分沉迷。那种感受称不上太好,毕竟压抑自己实在是很难过。然而在闻到的一瞬间,心脏仿佛跳动,呼吸仿佛开始的错觉,让他以为自己重新活了过来。

 

最好不要再见到他了,进退两难实在是难过。他们才搬到这里两年,还不想这么快就搬走。他还是挺满意这个阴雨连绵的小镇的。根本不想因为一个初来乍到的陌生人而这么快放弃这里的生活。

 

但是有时候flag是不能随便乱立的。雷狮知道了什么叫做一语成谶。

 

 

 

周一返校,雷狮瞅了眼课表,是沉闷到连他都可能“睡过去”的历史课。他果断选择了翘课。一个人最佳的去处是医务室,有柔软的床跟安静的环境,那个老校医通常都在看书看报或者闭眼休息,没有人会打扰雷狮。

 

当雷狮踏进医务室时,却觉得上帝可能真的已经抛弃了他。昨天那种香味又源源不断地涌入他的鼻腔,而源头正坐在办公桌前整理着手头的资料。

 

安迷修听到门口风铃声响起,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一边抬头一边问到:“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然后他的笑容就定格在了那里。

 

雷狮一只脚还在门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只好在安迷修面带微笑地注视下说:“我来买创可贴。多少钱。”

 

这是什么烂理由。

 

在安迷修转身去拿创可贴时,雷狮深深吸了一口空气,那味道跟昨天一样吸引着他,他想起刚刚青年的笑颜,祖母绿的湿润眼睛仿佛林中的长角公鹿,白大褂下应该有白净的带着肌肉的腰腹……

 

“给你。钱不用给了,你昨天给的那些钱多了不少,一会儿还你。”闻声雷狮赶紧反应过来,他刚刚的举动实在像是在意淫对方。雷狮看了看跟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校医,胸口的名牌上写着“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接过创可贴跟钱转身离开医务室,在路上将这个词在嘴里翻来覆去地咀嚼,似乎要将其咬烂吞下。他低头看了看手里还带着体温的钞票,心想自己应该是第一个来买东西分文不用还被倒贴的人。

 

又想到昨天还在说不要再见到这个人,今天就跟对方在一所学校里见面了。说到底是天意弄人。上帝已经抛弃了他们,那还想给他什么样的考验呢。

 

然而既然避无可避,那就只能迎面而上了。

 

 

 

安迷修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坐好,将抽屉里的字条拿出来看了一眼,上面龙飞凤舞的字迹跟主人一样地肆意妄为。鬼使神差地,他将纸条收进钱包夹层里收好,跟母亲的照片放在一起。

 

居然是紫色的眼睛。安迷修一边办公一边想着刚刚离开的雷狮,少年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不屑与傲慢深深地刻在他的骨子里,却没让安迷修感到过分的不悦。

 

还挺好看的。也不知道是在夸眼睛还是在夸人的长相。

 

TBC

评论(29)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