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雍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雷安/暮光之城au】一个几百岁的DT(2)

分级:PG-13

C P:活了几百岁的处男青少年雷狮x闻起来超棒的校医安迷修

概括:姜还是老的辣

 

前一章走

按惯例 @我是一个泡 





阳光从落地窗上的窗帘缝隙间洒在木质地板上,形成一小块光亮的区域。房间其他地方则是昏暗一片。厚重的深色窗帘阻隔了大部分光线,勉力不让它透进来惊扰到角落宽大沙发上躺着的黑发少年。

雷狮闭眼仰躺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朝左边。接着他又翻了个身,现在朝着右边了。总之他就是躺在那里翻过来翻过去,所幸沙发宽的像Kingsize的床,避免了他掉下去摔断鼻子。

当然他的鼻子给地板砸个坑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占了百分之九十八。还有百分之二是谁都预料不到的情况,比如他没有正面朝下摔,想不到吧。

终于雷狮意识到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并不能够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也无法真正做到放空自己。当然不是脑袋空空的意思,那是白痴不是雷狮。

于是他站起来,在墙边的书柜里翻找着,没有目标,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要找哪一本书。这里的书他都看过了。最后他的目光锁定在几本过分老旧的书上,然而雷狮只是看了它们一会儿便移开了目光,暂时他不想去碰那件事。

他目前有比那件事更要命的事,不得不去考虑——他控制不住自己。

 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安迷修。

外面阳光灿烂了三天,意味着他已经三天没出过门了,更别提去学校医务室看看安迷修本人。但是他看不见不代表他不能去想——安迷修已经在他脑子里待了三天,日夜不休。

雷狮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如此疯狂的想一个人类,真是见鬼。他这几天脑子里全是安迷修:安迷修冲他笑,安迷修的棕色头发,安迷修的祖母绿眼睛。它们真像宝石不是吗?还有该死的,从一开始就吸引了他心神,害他失态丢人的那个从安迷修身上传过来的味道;以及安迷修把创可贴递过来时指尖的温度,跟他不一样。雷狮的指尖凉了几百年了,从那天醒来后就再也没有过人的温度。

所以那指尖传过来的温暖让他有些过分贪恋,还有那个气味,让他一瞬间仿佛心脏跳动呼吸恢复的奇妙感觉。他难以忍受。他痛苦不堪。他焦躁不安,虽然面上还是一脸从容,但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安迷修。

他不知道自己在见到安迷修时会做什么,但是总比见不着要好得多。

雷狮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世人大多都爱它,写诗歌赞美它,开心地高歌。然而雷狮只想骂一句fuck。

去他的晴天,该死的晴天,都是因为晴天他才不能去学校看安迷修。

去他的吸血鬼,去他的“父亲”。他开始讨厌起自己的身份,以及那个不知名的却让自己变成这样的吸血鬼。如果自己不是这种生物,也许现在就不会如此煎熬。

他从来没这么自我厌弃过。上帝早就抛弃了他,却他妈的给他开这么大个玩笑。

他好像喜欢上安迷修了。

该死的,该死的。雷狮朝后倒过去,直直地躺在床上。

 

安迷修再次见到雷狮已经是四天后了,小镇又恢复到了阴天的模样。

彼时他正坐在办公桌旁给刚来的两个女孩子开药,她们结伴而来,一边看病跟安迷修东聊西扯,试图套出这位年轻帅气的新校医的联系方式。她们也许并不想再进一步,但是问帅哥要联系方式是很多年轻女孩的爱好,就像是收集癖一样。

雷狮难得没有出声,靠在门框上看安迷修工作。他在纸上写写画画,神情专注认真,时而抬头问问患者的情况,得到回答后又接着写。

也就显得格外迷人。

等女孩子们笑着离开后,安迷修这才注意到门框便倚着的雷狮。少年发丝带着柔顺的光泽,紫罗兰般的双眼正盯着自己一眨不眨。外形带着少年人的稚气,又不失成年男性的帅气。身高过分的高了,安迷修想,比自己高了半个头呢。

要是矮一点就好了。

随即他收回了自己的心思,又不用跟他一起出门,管身高干嘛。

“雷狮?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安迷修开口询问,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寂静。雷狮这才反应过来。

他像是刚刚在发呆被人叫醒的人一样,先是眨了眨眼睛,然后才意识到他盯着安迷修时间过长了。这会让他产生误会。误会什么?他会想到些什么?雷狮控制自己不要去做过多的猜测。

“没事,我只是来……”他朝放着药品的那边走过去,轻车熟路。在柜台边看了一会儿之后,他指着柜台里躺着的创可贴说:“我来买这个。”

安迷修转了下手里的笔,面带笑意地说:“可是你四天前刚刚买了一整盒回去。” 

 

雷狮手指还点在玻璃柜上,那里的温度跟他手一样的冰冷。他面不改色,十分镇定地说“上次那盒丢了。”

 

“你身上伤到哪里了,给我看看好吗?我可以给你做些处理。”安迷修十分好心地一边提出这一请求,一边站起来。然而他却遭到了雷狮的拒绝。

当然不能让他摸到自己,这种季节身上又硬又凉的人类只有死掉的家伙。他会怎么想自己,他会暴露的。雷狮没由来的有这种预感。 

“我给我弟弟买,他很调皮。怎么,不可以吗?”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很调皮。’的确如此。”安迷修笑了笑,坐了回去。

“那么你呢?”

雷狮拿着创可贴再次跑了出去,也就忽略的飘散在风中的安迷修的最后一句话。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明明在家里那么想见到安迷修,想的发狂,满脑子都是他。然而真正见到之后却真的脑袋空空,像个白痴。

还把卡米尔也扯了出来。

然而在离开医务室,离开那个气味的包裹之后,雷狮又不可避免的想起安迷修。想他的脸,他的声音,他的过分诱人的气味。

 

 

 

雷狮干脆成了医务室的熟客。几乎隔三差五地都要来一趟。他数着日期,既不能太频繁使得安迷修起疑心,又不能间隔太久,否则他自己难受。就这么来来回回,自作聪明地安排着去医务室的日子,几个月就一晃而过。

安迷修跟雷狮已经是熟人了,两个人似乎也已经忘记了初遇时的不愉快,只是雷狮的刺时不时会冒出来企图扎安迷修一下,然而安迷修毕竟是多吃了几年饭的人,并不在意这些细节。

平心而论,安迷修对这个有点喜欢他的高中男孩还是有些好感的——是的,他察觉出来雷狮可能喜欢他。有些女生也会频繁找借口来医务室找他聊天,雷狮只不过是来找他的人其中比较让人印象深刻的一个。

这个医务室里除了安迷修就只有一个和蔼可亲的将近五十岁的护士大妈。如果不是为了见某个人,谁会那么频繁的光顾医务室这种地方。雷狮自以为掩藏很好,但是姜还是老的辣。

安迷修看着面前再次光临这间小小医务室的黑发男孩,想起两天前他来这里的情形,嘴角忍不住上翘出一个弧度。

那天雷狮照常过来,坐在安迷修办公桌前的小凳子上等他过来。突然一只手朝他脑袋顶摸过来。接着安迷修的声音响起:“等了很久了吧。”

雷狮第一反应是想猛的站起来,但是万幸他稳住了自己。他只是僵硬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安迷修以为自己吓到对方了,声音里饱含歉意地说:“对不起我……”我只是觉得你头发的手感一定很好。

不出他所料,头发的确很柔软,跟本人的性格完全不相符的该死的柔软,是让安迷修掌心很舒适的触感。

他都有点迷恋上这种感觉了。

然而雷狮却不给他回味的时间,他站起来朝后退了几步,看也不看指着架子上的药,声音带着恶狠狠的语调:“我要这个!”

然而安迷修这次却面带为难的说:“你确定要买这个?”

“对,我就要这个。”雷狮紧盯着安迷修,那气味又来了,熏得他有些微醺。

“……”安迷修难得沉默了。雷狮觉得他可能指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他一边转头去看,安迷修的声音也恰好响起。

“那个是治痛经的。”

“……”

“我给我姐姐买。”

安迷修回忆到这里,禁不住笑出了声。面前队伍已经轮到了末尾的雷狮。雷狮看到安迷修笑的很开心,自己也仿佛感受到了从心底传来的愉悦。这就是喜欢一个人才能带来的感觉,看到他开心,自己也会没由来地感到高兴。

“医生,什么事这么开心?说说看啊。”雷狮侧着身子一手撑在安迷修办公桌的桌面上,身体微微前倾。他离那气味源头越近,越是感到身心的轻松愉快。

“想你真的是一个体贴又细心的好弟弟。”安迷修说。

雷狮的脸瞬间黑了一片。

“拜托你,安迷修。这种无聊的事情赶紧忘了行吗。”

 

 

在几个月之后,安迷修也发现了雷狮来的规律。如果是接连的阴雨天,他就隔两天来一次。之前还会找借口买东西然后匆匆离开。然而几个月下来,就变成了进来打个招呼就直接朝里面的床上一躺,安安静静的闭上眼睛。安迷修也习惯了办公时里面躺着个雷狮。这种相处让他觉得很舒服。

如果是晴天,那么雷狮就不会来。安迷修询问了他的同学,他们都说雷狮一家只要是晴天就会去郊游,毕竟小镇的晴天像是人鱼的眼泪一样稀有。

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家伙嘛。

 

 

这天外面晴空万里,安迷修在纸上写下药名。

对面坐着的学生兴奋的在跟朋友小声讨论着什么,忽然她转身问安迷修。

“医生,这周末是学校建校二十周年庆典,晚上会有舞会。你会来的吧?”

安迷修停下笔,想了想说:“到时候我看看我的时间安排吧。”

舞会吗?他也是好久没参加过这样的活动了。

 

雷狮也会去的吧,他想。

 

Tbc

评论(17)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