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雍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雷安】如你所愿

文中城市均来自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ooc是我的,他们是彼此的

有灵魂21克梗

 @我是一个泡  

 

 

窗外蛙鸣阵阵,皓月当空,繁星黯然失色。清风徐徐吹过,掀起旅店房间的米白色窗帘。整个小镇陷入一片静谧之中,静得只能听见熟睡的人们和呼吸与梦呓。

 

雷狮正坐在床上收拾他的东西。他有个巨大的背包,背上去能占据他整个背部。容量很大,里面的东西很多,足够支撑他随意到别处旅行而不必担心缺少什么。

 

显而易见,他是个旅行者。但他只是自己随便转转,还称不上旅行家。

 

十八岁那年,他离开这个小镇,踏上旅途。十年间游历过名山大川,也见过不知名美景;听说见证了或悲或喜的各色故事,也见过了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们。而自始至终,他都是一个人。孤身一人前往,独自一个人离开。来时不带来什么。走时也悄无声息。

 

他从十年前开始就习惯了一个人的旅行。他卖了家里留下来的房子,带着他的全部家当,在世界之中漫步。

 

而十年之后,他二十八岁,兜兜转转了上千个日日夜夜,又回到了这片最初的土地。

 

不过这不代表雷狮会为此停留住他的脚步。这里于他而言,早已经成了众多停靠点的一个,他来这里,只不过是为了给去下一个地方做些准备而已。这里早就留不住他了。

 

雷狮一张张数过手中的各种票据,把它们一一收好,这是他“来过”的证据之一,很有纪念意义,如果可以,他想给那个人看看。

 

突然,雷狮觉得有什么在拍打着他的窗户。雷狮走过去打开窗户想看个究竟。

 

窗外的徐徐清风在这时变得发狂,卷起了一片沙尘,随即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平息下来。雷狮悻悻然关上窗户,转身却察觉到房内多了一个人。雷狮迅速窜到床边,将一个小瓶子塞进怀里,抬头警惕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那是个穿着黑袍的青年,手里握着一把过长的镰刀,袍子边缘破旧不堪,露出一小片白皙的脚踝。握着镰刀的左手缺了一根无名指,让原本修长有力的手硬生生缺了美感。他就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带微笑看着雷狮。

 

青年看到雷狮的反应便收起了镰刀,那长长的镰刀一瞬间消失在空气里。雷狮觉得自己活见鬼了。收起了镰刀的那个青年朝他摊开双手,这是个表示友好的动作,他记得。

 

“如你所见。我没有恶意。”

 

雷狮突然意识到那把温润的男声是眼前的人发出的,一瞬间他有些恍惚,但是却很快清醒过来。雷狮攥紧怀中的小瓶子,开口说到:“你是……”

 

“我只是一个来你这里借地方歇歇脚的死神。我太累了。”

 

雷狮只觉得很荒唐,但他丰富的阅历则使他很快接受了这一个事实,他不像别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青年也的确是突然出现的,毕竟门还在雷狮的身后,而它没有丝毫开过的痕迹,他刚刚也没有听到那扇老旧的木门打开时的刺耳声音。

 

 

这一切都说明,青年的确如他所说,可能就是个死神。即使不是死神,也不会是其他什么普通的存在。

 

雷狮拍了拍床铺,坐在床边面朝着死神,声音中带着不满与调笑:“那么我快要死了吗?我可还没活够,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晚点死?”

 

然而死神只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我只是来你这里歇歇脚而已,你暂时还不用死呢。”

 

雷狮不太相信,“我都看见死神了,你跟我说我不用死?死神也会说谎吗?”

 

“我真的只是来你这里歇会儿。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看见我。而且,不是你要死了,是我要死了。我太累了。”

 

雷狮闻言怔怔地望着死神的双眼,那眼底的真诚让他相信死神是真的不想带走他,不过,他要死了是什么意思?

 

“死神也会死吗?”

 

“是啊,死神也是灵魂变的,我们生前的愿望一旦实现,就会重新回到灵魂的重量,也就会迎来彻底的死亡。”这个死神好像特别有耐心,一点点仔仔细细地回答着雷狮的问题,还加了其他的补充。

 

“灵魂的重量?有多重?”雷狮觉得自己好像问题有点多。

 

“大概21克,很轻吧。”死神回答。

 

“那你生前的愿望是?”雷狮接着问。

 

“我不记得了,但应该有人在替我完成它,而且已经接近尾声了。”

 

“你既然是个死神,为什么不去阻止那个人,这样你就不用死了,多好。”雷狮说。

 

“……我也想啊”死神的眼神黯淡下来,“但是我的工作范围就在这一个小镇里,我没空去找那个人,请他停止完成我的生前愿望。”

 

“所以你就这么等死?”雷狮觉得死神实在太傻了。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最后是雷狮主动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他走过去揽住死神的肩膀,说:“既然你已经快死了,那就别工作了,什么事都没有命大。这样,你跟我走吧,说不定路上就能遇到那个人了。”但是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吗,他跟这个死神似乎都不是什么幸运的人,于是他想了想又补充到:“就算遇不到,你就当是休假旅游了。”

 

死神看着雷狮,突然笑出声。

 

“这是跟很不错的主意,我跟你走。”

 

雷狮把两张床分了一张给他的新旅伴。在一个人走了十年之后,他终于不是孤单一个人了。

 

入睡之前死神指着他的怀里,说:“那里有我们一个客人。”

 

“你们管死者叫‘客人’?”雷狮觉得很好笑,所以他直接笑出了声。

 

“是的,你以后也会成为我们的客人。”死神很是不解,但还是认真回答了雷狮的问题,

 

“那我希望我能晚点成为你们的‘客人’。”雷狮翻了个身,面朝着死神的方向说,“晚安。”

 

死神本来不需要睡眠,但是他太累了,于是也就跟着闭上了眼睛。

 

在死神闭上眼睛之后,雷狮又睁开双眼,从怀里掏出那个小瓶子,对着月光仔细端详。那瓶子里面泡着一小节骨头,保存的不错。雷狮看着那节骨头,思绪飘远。

 

 

>>>>>> 

第二天清晨出发,走到楼下退房时雷狮心想,谁都不知道他多了一个死神旅伴。这种感觉很奇妙,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在梦中。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一切,因为十年来他只做一个梦。所以这一切只能是真的。

 

雷狮还差一点就能把整个大陆环游一圈了,当初他从出生地出发,因为种种原因跳过了三个地方。现在他要把那三个地方走完,这样就是完整的一圈了。

 

>>>>> 

他们穿行于树林之间,走上七天七夜,还没看到城市的影子。死神以为雷狮带错了路,然而雷狮只是笑了笑,朝头顶指了指说:“我们已经到了。”

 

死神的目光顺着他的手指朝上看去,一根根高高的细长支架一直穿进云里,彼此之间间隔很远。

 

死神顺着支架向上飘去,整座城市便映入眼帘。这是个在半空中的城市。城里的居民都住在空中,城市里的一切都不接触地面。

 

雷狮正在攀爬云梯,一边爬一边告诉死神“这座城市叫做宝琪,整座城市都建在空中。”

 

当他们踩进城市之中时,雷狮身上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汗珠顺着肌肉的线条滚落,阳光洒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像极了远古的雷神,俊美无俦而充满了力量。

 

“他们不用下来吗?”死神很是不解,毕竟在他的印象里大部分东西应该在地面上才有。一直住在空中实在是很不现实。

 

“他们当然要下来,只是不常下来。”雷狮解释到,“这上面有他们需要的一切东西。”

 

“我在书中读到这座城市,没有想到有一天会真的来到这里。”雷狮擦了擦身上的汗水,死神则显得有些失望。他还挺喜欢看那些汗水附在雷狮身上的样子,那让他着迷,比这座奇妙的城市更让他着迷。

 

他们朝云海深处走去,越往里走就越能了解到城市的全貌。那些居民们都不愿与地面接触,大部分都待在云海之上,用望远镜痴迷地观察着那些蚂蚁,树叶,石子,不知疲倦,不懂厌烦。

 

死神为这云海中的城市所赞叹,恨不得将所有的景象都收入眼中,但是又居民们不愿下地的行为感到困惑。为此他向雷狮询问。雷狮盘腿坐下,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忆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说“我也是从书上看见的,书上说,关于宝琪的居民,有三种假设。”

 

“哪三种?”

 

“第一,他们憎恨地球;第二,他们敬畏地球;第三,他们爱自己出生之前的地球。”

 

死神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懂,但他没有多问,因为他觉得雷狮大概也不懂,他们是生长在地面上的居民。

 

从云梯上下来时,夜空已经是繁星点点。他们在树林里就地宿营。雷狮问死神,“你在宝琪找到那个人了吗?”

 

死神摇摇头,说“你今天在城市里拉着我走的时候,没感觉我变轻了吗?”

 

雷狮想了想,好像是比早上在树林里拉着死神走时要轻了一些。不过没关系,还有两个城市要走,他们总能找到那个人。无论如何,他都不想死神迎接那所谓的彻底的死亡。

 

 

 

 

他们来到下一个城市时,正遇上城市拆迁。所有的人们都在拆着,他们拆掉自己的家,拆掉市政大楼,拆掉纪念碑,拆掉医院等等。雷狮跟死神踏进来时,觉得自己的到来似乎是在给别人添麻烦。当然,实际上添麻烦的只有雷狮,死神是别人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的存在。

 

到处都是拆迁时飞扬的尘土,这里的每一个居民都灰头土脸,工人们在埋头苦干,空地上停放着车队,正等着人们把拆下来的东西搬到马车上运走。

而那些不必被拆而被留下来的的,却是诸如旋转木马和过山车这样的娱乐设施。

 

雷狮翻到一处高地,这里可以看到城市的全貌。死神就在他身边站着。雷狮看到这座城市是由两个半边城市构成的,于是他立马就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名为索夫洛尼亚的城市,他在那本书上读过的城市之一。

 

他们是正赶上了居民拆迁,把半边索夫洛尼亚搬去另外固定半边的空地的日子了。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死神问。

 

雷狮告诉他说,这座城市分为两个半边,一边固定,一边则是临时的。这里的人们居住时间有时限,时限一到,他们就会把城市能拆的都拆掉,城市就会被卸掉,送上马车运走。人们按照固定路线一个广场一个广场的迁移,最后把拆掉的半边城市移植到另一个城市的空地上。

 

而他们正好就遇上了每年这一特殊的一天。

 

雷狮带着死神走下高地,来到没有被拆掉的那半边索夫洛尼亚。这半边城市全是用石头做成的,大理石构建了这里的一切。他们挨个儿看着过往的马车,找寻着死神的愿望完成者。

 

一辆一辆的马车到达这里的空地,上面的人们挨个儿下来,在这里把医院、市政大楼、纪念碑等一一恢复原形。雷狮作为外来者也去帮了下忙,他把外套脱在一边叫死神帮忙看着,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紧身衣。胳膊上的肌肉喷张,显得十分有力。他们一直在这里待到日落,等到正座城市都移植完毕。

 

然而最终还是一无所获,死神又轻了。

 

离开时城市已经完成了移植,被留下的过山车孤独地立在那里,数着日期,等待着车队的归来,等待着城市的复苏。

 

而死神觉得,他也在等。实际上他并不是为了找到那个人才跟雷狮一起出来,他只是想跟雷狮一起旅行而已。他不是因雷狮的前半句话而心动,而是为了他的补充的后半句话才行动。他在等待,等着那个人完成自己的生前愿望,等着雷狮跟他走完最后一座城市。

 

只不过他希望那个人能稍微慢一点,起码等他把最后一个城市走完。

 

 

他们的最后一站,叫做阿德尔玛。

 

如果可以,雷狮宁愿自己永远不要来过这里。

 

雷狮初次走进这座城市时,感觉这里跟其他城市没有什么不同。他甚至一时半会儿想不出自己这是来到了哪儿,但这座城市却让他本能的感到了不自在。

 

而这种不自在很快就被印证了,他看到了一个窝在墙角的老妇人。那个老妇人跟他以前家中的厨娘长得很像,但是她不可能活到现在,她早就因病去世十几年了。雷狮没有多看,转身离开。但很快,他再次看到了已经逝去的死者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是一个小男孩,他旅行时曾经陪他玩了一整个暑假,那个男孩在他临走时出了车祸,尸体横在马路上,鲜血流了一地。

 

雷狮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阿德尔玛——人们垂死时到达的城市。在这里看到的人,一张张面孔似极了死去的故人。人们来到这里,总能认出来那么几个。

 

雷狮似乎忘记了身边的死神的存在,只大踏步向前走去,他要赶紧离开这座城市。死神跟在他身后,步履匆匆,他能感受到雷狮身上的略带害怕的气息。

 

“你怎么了,雷狮?我们不找人了吗?”

 

“不找了,赶紧走吧。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雷狮步伐越来越快,最后几乎是小跑起来。此时死神已经不知道被他甩去了哪里,正在城市的街道里四处寻找着雷狮的身影。

 

然而有些事情越是想躲避,就越是难以避开。最终在广场的喷泉边,雷狮看到了他最想躲避的存在。

 

棕发的青年坐在喷泉边的长椅上,左手握着一把玉米,正在逗广场上的鸽子。他抬头,祖母绿的眼睛正对上雷狮的视线。

 

那个青年有张雷狮很熟悉的脸,他消失在十年前,最近又跟着雷狮一起旅行。但是雷狮知道,那不是他。果然青年只是朝着雷狮笑了笑,低头继续喂着咕咕直叫的饥饿的灰鸽们。

 

此时已经是日薄西山,橙色的夕阳给整座城市打上了温暖的颜色,但雷狮的心中却一片冰凉。他转身,死神正待在他身后,给他递上一枚绿色的苹果。

 

“那是我吗?”死神问他。“原来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啊。”

 

雷狮摇了摇头,他不敢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一切。他忽然知道了什么叫做命运,那是你拼命想要改变轨迹,但它却永远不为所动的存在。

 

“其实你本来就要死了。但是,我不太想带你走。”雷狮听到死神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在耳边,又似乎飘得很远。

 

“所以,吃了它吧。”死神越来越轻,也越来越亮。

 

“我不想让你死。”一身黑袍变成了白色,他的重量也只剩下了区区21克。

 

夜幕渐渐吞噬了天空,雷狮已经看不见死神了。他伸手接住了从半空中掉落的苹果,一瞬间脸颊上尽是湿润。

 

“安迷修,你什么都不记得……”最后离别的话语死神最终还是没能听见。

 

 

 

你不想让我死,我却再一次害死了你。十八岁时我目送着你的棺木埋入地下,十年后,我二十八岁,却要再一次目睹你消失不见。我是如此的愚蠢,如此的无能,如此的不堪一击。

 

雷狮从怀里掏出那个小瓶子,里面泡着一截骨头。

 

它来自一个故人左手的无名指。

 

他想起十年前的今天,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他们在高楼间穿行,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踪迹。然后只听见一声枪响,伴随着一声“小心!”雷狮就看着棕发的青年倒在一片血泊中。那一瞬间他只感觉周围什么都不存在,脑海中一片空白。他看着青年,眼里却只有对方苍白的脸颊,跟胸口潺潺流出的鲜血。

 

安迷修生前最想跟他一起去环游世界,他在一本书中读到了许多有趣的城市,希望有生之年能跟雷狮一起去看看。

 

最终还是在死后才完成了这一心愿。                                    

 

END

 

 

 

 

 

 

 

 

 

 

 

 

 

>>>>>>>HE结局

 

多年后雷狮还是在旅行,这十年来他丝毫没有衰老的痕迹,自从吃下那枚绿色的苹果之后,岁月似乎已经将他遗忘。他想这样也好,他能长久地记着那个救了他两次的傻子。

 

他最后还是回到了最初的那座小镇。与十年前没有什么不同,小镇变化不大,人们也还是那些人。雷狮依旧是孤单一个人。

 

这天他在房间里收拾着票据,他将这些收集起来,却不会再想要拿给谁看了。

 

突然窗外狂风大作,雷狮起身去关窗户。再转过身来时,他察觉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他握紧脖子上挂着的小瓶子,警惕地向来人方向望去。

 

“你不要紧张,我只是来看一个故人。”

 

“雷狮,好久不见。”名为安迷修的死神换了一套黑西装,正坐在那里朝他微笑。

 

雷狮大步走过去,将安迷修拥入怀中,然后狠狠亲吻上他柔软的双唇。

 

“欢迎回来。”

 

 

 

——真的END了——

评论(17)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