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雍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她站在原地不动,身形消瘦高挑,神情冷峻肃穆,像一座铁铸的雕塑。身材娇小的女孩子挣脱开束缚朝她冲过来,捧住她的脸落下一吻,嘴唇都发着颤。她还是像雕塑,不回应也没有动。被追上来的警卫拦腰拖走时,对方捧着她脸的双手挣扎着用力,监牢中留起的长指甲在她陶瓷一样光滑的脸颊上留下道道血痕。

她没有动。

当她已经看不到那个被拖下去的囚犯时,她才好像感觉到了痛似的伸手沾了脸上的血珠。

她在一片深红中。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