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雍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巍澜衍生/豆东】你怎么还不回家?

群里聊天突发的豆东

冯豆子小混账

@倾城无我 还账

七十多平米的房子,四楼,坐北朝南,除了距离尤东东的公司有点远之外没什么不好的。两个男人一起过日子,不说井井有条,但也把家里收拾的挺舒服。

但那是昨天傍晚之前的事了。

拉着窗帘的客厅里一片狼藉,尤东东正拖着扫把收拾地上的玻璃渣——那是昨天冯豆子当着他面摔在地上的,飞溅的碎片划伤了他的脸他也不在意,就是气红着双眼狠狠瞪着尤东东。

那表情让尤东东发怵。

尤东东这个人,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小市民,老实本分还有点点傻气,运气也不是忒好;每天按时上下班,拿的工资勉强够花。给人感觉就是翻不起大波澜的小水潭。

他这辈子唯一出了圈的事,就是喜欢上一个男人,还跟他住在一起。

而对方在昨晚上跟他大吵了一架之后就摔门走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说是吵架,大部分是冯豆子一个人机关枪似的说个不停。尤东东长这么大基本没几次跟人吵得脸红脖子粗的经历,更别说跟男朋友吵了。

同居之前,冯豆子的姐姐就告诉过尤东东,说她们家冯豆子是个小混蛋,让尤东东多担待点。尤东东当时心想,男朋友再混账又能对自己多坏?毕竟他爱他。

所以在听到冯豆子脱口而出的伤人话时,尤东东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他不是没见过冯豆子骂人,但是他从来没想到那些伤人话会被用到自己身上。

后来他回了句什么,他不记得了,吵架那会儿什么话都是不过脑子直接说,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他想当时他说的可能不太好听,内容也可能提到了手里的杯子,因此下一秒冯豆子就冲上来把他手里的杯子夺下来摔在地上。

——所以他想,可能是提到了杯子吧。尤东东是难过的,杯子是他俩一起定做的,不太贵,但胜在有意义。

杯子摔碎之后,尤东东不知道自己当时摆了个什么表情。就看见冯豆子先是气冲冲的后退,再抬头看他,然后一脸复杂表情带着几分逃离的意味冲出了家门。

墙上的电子钟报时,下午18点整,该吃晚饭了,冯豆子没回来。尤东东收拾完之后没感觉饿,就是困。他把客厅的灯打开,窗帘挂起来,准备了点吃的放在冰箱里,最后抱着毛毯窝进沙发。

睡着之前尤东东迷迷糊糊的想,等冯豆子来冷静下来回家了,他们再好好谈谈。

…………

夜幕降临时冯豆子站在楼下,抬头看见四楼的暖黄灯光,手里拎着一袋食物。

他当时气疯了,但是摔杯子之后看见尤东东脸上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之后他心脏猛的一抽,然后不敢再看他男朋友一眼,慌不择路跑了出去,就像他小时候跟家里人吵架后做的那样。

他下楼时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就清醒过来了,觉得刚才

七十多平米的房子,四楼,坐北朝南,除了距离尤东东的公司有点远之外没什么不好的。两个男人一起过日子,不说井井有条,但也把家里收拾的挺舒服。

但那是昨天傍晚之前的事了。

拉着窗帘的客厅里一片狼藉,尤东东正拖着扫把收拾地上的玻璃渣——那是昨天冯豆子当着他面摔在地上的,飞溅的碎片划伤了他的脸他也不在意,就是气红着双眼狠狠瞪着尤东东。

那表情让尤东东发怵。

尤东东这个人,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小市民,老实本分还有点点傻气,运气也不是忒好;每天按时上下班,拿的工资勉强够花。给人感觉就是翻不起大波澜的小水潭。

他这辈子唯一出了圈事,就是喜欢上一个男人,还跟他住在一起。

而对方在昨晚上跟他大吵了一架之后就摔门走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说是吵架,大部分是冯豆子一个人机关枪似的说个不停。尤东东长这么大基本没几次跟人吵的脸红脖子粗的经历,更别说跟男朋友吵了。

同居之前,冯豆子的姐姐就告诉过尤东东,说她们家冯豆子是个小混蛋,让尤东东多担待点。尤东东当时心想,男朋友再混账又能对自己多坏呢?他爱他呀。

所以在听到冯豆子脱口而出的伤人话时,尤东东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他不是没见过冯豆子骂人,但是他从来没想到那些伤人话会被用到自己身上。

后来他回了句什么,他不记得了,吵架那会儿什么话都是不过脑子直接说,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但是估计也不太好听,内容可能提到了手里的杯子?。因为下一秒冯豆子就冲上来把他手里的杯子夺下来摔在地上,所以他想,可能是提到了杯子吧。

杯子是他俩一起定做的,不太贵,胜在有意义。

杯子摔碎之后,尤东东不知道自己当时摆了个什么表情。就看见冯豆子先是气冲冲的后退,再抬头看他,然后一脸复杂表情带着几分逃离的意味冲出了家门。

墙上的电子钟报时,下午18点整,该吃晚饭了,冯豆子没回来。尤东东收拾完之后没感觉饿,就是困。他把客厅的灯打开,窗帘挂起来,准备了点吃的放在冰箱里,最后抱着毛毯窝进沙发。

睡着之前尤东东迷迷糊糊的想,等冯豆子来冷静下来回家了,他们再好好谈谈。

…………

夜幕降临时冯豆子站在楼下,抬头看见四楼的暖黄灯光,手里拎着一袋食物。

他当时气疯了,但是摔杯子之后看见尤东东脸上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之后他心脏猛的一抽,然后不敢再看他男朋友一眼,慌不择路跑了出去,就像他小时候跟家里人吵架后做的那样。

他下楼时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就清醒过来了,觉得刚才说混账话的自己简直不是个东西。但他不知道怎么处理。

尤东东要是跟他姐一样骂他打他就好了。可是他只会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冯豆子对此无从下手,他从来没学过怎么处理这种事。

所以当时他只能跑了。

冯豆子在犹豫要不要上楼时,邻居家的奶奶从他身边走过去,问他,包子都要凉了怎么还不回家啊。

回家。冯豆子听到这个词,转头朝老人笑了笑跟着她走进了楼道。

打开防盗门时,家里静悄悄的,进门的留言板上写着晚饭在冰箱里。

暖黄灯光下尤东东裹着毯子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睡得正香。

评论(5)

热度(149)